檸檬 - 无果花(H)11 无果花h宋匀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她本來以為那是很容易做的事情,可當真得要去做了,才發覺有些羞澀。男人發覺了,更挑起了他的欲望,下身也漲的更硬。杜世容見狀直接把女孩的手摁在了自己的幾把上。他問她:“感覺到了嗎?”宋勻言隔著褲子也感覺到了那東西的炙熱。她自己拉起裙子,把內褲脫掉,男人見狀拉開了褲子,露出幾把,女孩張開腿往上蹭去。

    女孩的小穴一蹭到男人的幾把就很容易的包裹住了他的龜頭。但是她沒有直接坐下去,似乎怕痛,只是在上面來回蹭著。男人見狀也不顯得急迫,只是一手握住她的腰,一手揉搓起她的胸部,他將她整個人都掰成一個大大的s形,他的唇貼在她的脖頸上,好熱,好熱。兩具上本身赤裸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

    宋勻言被他的大手來回撫摸得渾身滾燙只想男人用打幾把插自己,可是她想他得到愉快,所以并沒有說出口。只讓自己的小穴含住男人的幾把,然后不斷地用自己的小穴去絞男人的幾把,想讓他獲得快感,但這個姿勢很累人。

    杜世榮很有意志力,但被她搞的也快不成了。這種要含不含的感覺,就好像隔靴搔癢根本達不到目的。她的白色連衣裙被推到上半身,半掛不掛的,日式公寓的住宅伴有一扇大開門,屋外有月光灑下,灑在女孩白皙的臉頰上,他忽然覺得腦子很沉重,一股熱意從心底冒出來。他還是不搞不清那種感覺,只是本能性的想要摧殘她,想把這具身體據為己有,一股原始的力量展現出來,他覺得她發掘了一個雄性來自遠古的獸性。他上去吻女孩的嘴唇,開始只是蜻蜓般的輕啄,后面他用舌頭去舔舐她的嘴巴,宋勻言也不知道為什么,她很輕易地就去回應男人,甚至微微地張開嘴唇,用自己的舌頭去勾引男人的舌頭進來。兩人就這樣親吻著,月光灑在男女的身上,兩人的身上好像灑在了銀色的光點上面。

    男人實在忍不住跪在地上的女孩的腿給拉了起來,他讓女孩躺在了榻榻米上,他們換了一個姿勢,男人用手去脫女孩的裙子,他想看赤裸的她,但是因為禮服太緊,他又慌忙,更難解開。女孩見狀,就說:“你慢點脫,不是我的,問李美瑤借的。”

    男人哪里聽她的話,只聽見“刺啦”一聲,禮服被他撕開一個口子,女孩的胴體露在他的面前。他不是第一次看她的胴體,但是他還是覺得看不夠。男人一下插進女孩的小穴里,他用雙手揉著女孩的挺起的胸部,說:“我幫你買十件還她。”

    宋勻言的小穴又被男人的幾把插得滿滿的。她不是第一次被他插了,但是這一次又和以前的那些都不一樣。她希望他得到快樂,希望他得到更多的自己。她自己袒露著身體和大腿,希望他揉弄自己。

    “啊……”男人的幾把全部插了進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捅到了她的敏感地帶,她叫了出來。

    男人說:“小聲點叫,這里隔音不太好。”

    女孩卻用雙手摟住男人的脖子,她撒嬌道:“有什么關系,這里誰不知道我是你包養來的,他們只是不說而已……”

    她這樣說著,男人更加用力的去撞她那個敏感點,她也不滿足的扭動著身子把自己往前送,想要自己被男人插得更徹底。她的尊嚴,她的臉面,在那一刻全然沒有了,她只是想放縱自己的身體,想自己被他全然的接納。仿佛他是愛她的,仿佛他們是戀人,不管如何,在那一刻,她很快樂。

    第13章

    “真的好舒服,好爽,在快一點,再深一點。”女孩已經被欲望掩蓋住了自己的本身。男人聽了這話更加賣力的插他,很快兩人就達到了高潮,杜世榮沒有忍住,射了一發在她小穴里。他少有的無套進行做愛。宋勻言剛剛高潮完就躺在榻榻米上,榻榻米上是凌亂的衣服和零星的精液,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子奇異的味道,談不上好聞但也不難聞。宋勻言覺得是對方的荷爾蒙的氣味。宋勻言依舊張開雙腿,讓自己的小穴暴露在男人的面前,然后伸手觸碰自己的那處,她用修長的手指在自己的腿間來回揉搓著,很快那處對方就被她弄得紅紅的,又因為剛剛被蹂躪過,她的手指一出一進的時候,手指上頭還帶著男人的精液。

    男人瞧見了胯下很快又半硬了。女孩嘴里喊著:“主人,快點來操我,這里好癢。”

    男人聽見了,只說:“快把它含硬了就給你。”

    女孩早已被欲望填補住了。她爬起來,低下頭就咬住男人的幾把吞吐起來。她一邊吞吐男人的幾把一邊觸摸自己的小穴,不知道是不是壓抑久了,她開始只是用一根手指去戳進的小穴里,后來就開始覺得不滿足,再加了一根,兩根手指按壓著陰蒂,水嘩啦啦的往外頭流瀉出來。嘴里又全是男人的幾把,男人瞧見她那副樣子,幾把很快就硬了,但是男人沒有立馬從她的口中出來,而是按住她的腦袋,叫她含得更深一點。

    宋勻言已然不想含男人的幾把,她只想叫他快點插入,她把手從陰道里面抽出來,雙手握住男人的幾把,把嘴里的東西吐出來,她看向男人,她的嘴唇上全是透明的淫液。她用那雙帶著水光的小嘴,沖男人道:“哥,我的騷穴好癢……快點插進來,快點插我……哥,哥,想要么……”

    她看見男人沒有什么動作,又用手去握住男人的幾把,來回擼動了兩下。

    杜世榮見她如此哪里能忍耐得住,他只是嘴上叫囂著:“都叫你別喊我哥,怪惡心的。”

    “那叫什么?”女孩問他。

    他想了想,卻也不知道想讓她叫自己什么。怎么說呢?以前他雖然有過很多任女朋友,有過性愛,可是從來沒有這樣縱欲過。他和其他女人的性愛都是節制的,她們也會保持一定的節制,不會像她一樣。

    “我怎么知道。”男人這樣說。

    女孩見狀上去吻了男人眼角一下,她說:“就叫你哥,我就叫你哥。”

    男人聽了,似乎得了什么訊息似得。他怕打著她的屁股道:“不聽話是吧。”

    女孩說:“是呀?就不聽你的,你準備拿我怎么辦?”

    男人聽了就把幾把再次插了進去。他道:“操死你算了。”

    兩人很快就融入了欲望的深海中。女孩用雙腿勾住男人的腰部,男人則雙手拉住她的小腿,幸好是在榻榻米上,若是在床上,床也會發出“吱呀吱呀”地聲音。

    男人的上衣也被弄得濕濕的,大概是汗液,他操了一會兒就把襯衫脫了,露出寬闊的臂膀,女孩覺得沒助力,本來攀在男人脖頸里的手也變得攀到他的肩膀上。在抽插中,更多的黏液順著她的穴口流瀉出來,沾得男人的幾把上水靈靈的。

    杜世榮不知道操了她多久,操得女孩眼神都開始迷糊起來。她嘴里叫嚷著:“不行了,不要了……可以了。”

    男人不聽,他道:“你不是要我插嗎?怎么才一會兒就不行了?”

    女孩道:“好酸,大腿好酸。”因為宋勻言一直保持岔開腿的姿勢自然覺得酸痛,而且腰部也覺得無力。女孩又道:“好哥哥,你快點出來吧。”

    男人聽了便道:“說點好聽的就誰給你。”

    女孩不說什么,只去親吻他的嘴唇,男人就全然繳械了。

    次日,清晨。

    杜世榮起來的時候就看見房間拉門打開著,就看見宋勻言站在長廊上。

    他上前問她:“怎么那么早起來?”

    宋勻言說:“家里有點事,要回去一趟。”

    杜世榮問她:“要不要送你回去?”

    宋勻言搖頭,道:“不用,我買了車票。”

    杜世榮說:“那我送你去車站好了。”

    宋勻言聽了,說:“不用,你不是還有事要做么,我叫車去就可以了。”

    杜世榮聽了不知道去干嘛走進了屋里,等他出來的時候拿出了皮夾子,他要給她錢。

    不過當他拿出錢看見女孩的臉龐的時候,他又有些猶豫。宋勻言知道他在猶豫什么,大概是不想她以為他給自己錢是因為把她當做妓女的關系吧。只是關心她吧。她全然知道他猶豫的原因。

    她笑著問他:“誰現在還用現金啊,國內都用手機轉賬了。”

    杜世榮聽了就說:“那我轉賬給你。”

    宋勻言擺擺手,道:“算了。”

    “怎么就算了呢?”

    宋勻言道:“我這是欲拒欲還,好為了等以后再問你要錢啊。”

    男人剛想說什么,打掃房間的保潔員進來了。

    宋勻言也準備出門趕回老家參加父親的葬禮。

    她回去的時候父親已經送葬完了,不過家里還剩下一些親戚在吃飯。

    他們瞧見了她,嘴上雖然沒有說什么,面上卻不太<b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