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念念 - 分卷阅读1 一上到底(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1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1

    书名: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舍念念

    ☆、第一章

    “额…真深…”声音微低,激情中的声音难辨雌雄。

    “爽到了?…”这确确实实是个男人的声音,低沉的,但是语调淡淡的,有着那么股子漫不经心的味道,是长期处于上位者的人才有的那种调调。

    “唔…没有…没饱呢…今晚…不要睡觉了…啊…那个位置…”还是雌雄难辨的烟嗓。

    低沉的男人声音没有再响起来,室内一时间只有“卟嗞,卟嗞”的水泽声,兼之有肉体拍打声和低低的呻、吟声。

    俄而,有“噗通”声传来,仔细辨别,竟然是肉体从较高处落到床铺的声音,稍有片刻,便是更为大声的叫声,是爽到极致或是痛到极致才能弄出的响通儿。

    镜头拉近,这是一幢只能用豪宅来叫的屋子,独门独户,就连门外的那只镂花大铁门,都显着低调的奢华。从外面看进去,那大门通向大厅的小路,竟然是大小相同的就连颜色都没有半分差距的乳色鹅卵石,咂了咂舌,要找这多的完完全全相同的小石头,那光是财力,可能不够哇。

    能在这四九城里拥有这么大的个屋子,还处在这么幽静的环境中,那这屋子的主人,非大富,即大贵。

    才进屋门,一眼扫过去,处处透着主人品味的装修与摆件儿,给这大屋子瞬间升了不少价。一套以暖色夹杂着少许冷色的欧式装修,给大厅带来浓郁的欧洲风格。左手边竟然还有个大壁炉,稍往前点儿,识货的人必定认得出同色系的那块儿大布,是顶级波斯长毛地毯,屋子的主人是个注重生活、注重细节的人呐。

    哈,刚刚被我们无视的,才进门就看见的打乱这屋子的东西这下要说说了。

    玄关处的黑色跟鞋歪歪扭扭的散乱着,一路看过去,纽扣洒落不少,楼梯的扶手上挂着一个军裤,还有一截白衬衣的袖子,再往上,男士的黑西裤,皮鞋,精致的军用上衣,背心儿,黑色的胸罩,白衬衣,不知男士女士的内裤杂乱的堆放着。

    啧啧,你说这战况是有多激烈,才能纽扣四散,衬衫撕碎,衣服都来不及脱就干了起来。紧闭的房门都关不住那股子浓郁的春情,正在颠鸾倒凤的男女还真像电影儿里放的那样有这大的激情喏。

    镜头推进,刚刚还骑在男人腰腹处的女人这会儿已经被压在床上,脸儿整个埋在枕头里,只有腰上的大手擒着让女人不得不撅起小屁股让人家操、弄。

    趴着的女人身材纤瘦,但皮肤显得很紧致,全身都像是蜜蜡打过的透着亮光的棕色,只有胸前的肉馒头处和两个屁股蛋儿上是嫩白嫩白的,这种极致的对比,让身后的男人红了眼,回回都咬得这两个嫩白的地儿血迹斑斑的。

    跪着正前后顶、刺的男人浓密的头发打得短短的,五官深刻,脸上竟然有种禁欲似的刻板线条。眼睛狭长,鼻梁高高的耸着,抿紧的嘴唇也是薄薄的,有人说这样的男人薄情。

    男人身子很精实,没有过于突出的肌肉疙瘩,但是练家子必然能识得那种利落的线条不是一个常人能有的,那是种随时能爆发出巨大能量的线条。

    “易南风,你他妈的有完没完了…额…赶紧射…老娘破皮了要…”枕头里的女人终于抬起了头,打短削薄的头发,脸蛋儿很小巧,最为突出的是眼睛,大大的镶嵌在眼眶里,猫儿一样的闪着光。

    “是你说今晚不睡觉的。”易南风淡淡的回了句,不见粗喘一下。

    简麟儿蜜一样的脸蛋儿早就已经完全变红了,扭过头瞪着易南风“我叫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啊…啊…太深了…疼…”

    “粗话又说了一次,给你记着…”动作不见半分缓下来的样子,反而动的更为起劲。

    大眼睛水灿灿的看着易南风来回冲撞,咬着嘴唇,掩饰在严肃军装下的女人,只有在这个时候有这么媚的一面。

    易南风叫简麟儿的眼神儿一刺激,加快动作,闷哼了一声,终于出来了。

    趴着的人一被放下来,脱力一样的瘫软了身子等着底下塞着的大东西出去。过了半晌也不见出去,扭了小屁股一下,上面的肉肉忽闪了一下,晃得还跪着的男人眼睛眯起来。

    “出去。”

    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易南风抽出了自己,起身去浴室。

    “我要去委内瑞拉了。”恢复过来的声音清亮中带着些沙哑,听着很是勾人。

    背对着走向浴室的男人停住了脚步。

    “去干嘛?”

    “训练。”

    易南风的眉毛皱起来了,转过身“不要告诉我你要去‘猎人学校’。”

    “耶,你真聪明,我就是去那里。”

    在得到肯定回答的时候,易南风的肌肉瞬间绷紧,随后淡淡的抛下句“随你。”转身进了浴室,趴着的简麟儿没看见男人拳头攥的紧紧的。

    脸上一片黯然之色,拿被子蒙住头,简麟儿逼着自己咽下了喉咙里的苦涩,果然,果然是这样的,人家压根儿就不在乎你。

    即便已经料到这样的结果,可是到了了,还是很难接受。揉了揉鼻子,暗暗骂道“去你妈的易南风,老娘才不稀罕你。”扯下被子翻个身,睡去了,罕见的没有捏着自己最爱的玩意儿。

    两人从下午简麟儿演讲完毕被劫持到这里,已经厮磨了整整五个小时,纵然受过高强度训练,麟儿也累坏了,那个男人是妖怪,体力好成这。

    “喀嚓…”浴室的玻璃门被拉开了,下半身围着个毛巾的易南风出来了,擦着头发,看见床上已经睡熟了的小丫头子,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掀开被子凑近了简麟儿的□。

    □儿红肿一片,眼睛里闪过懊恼之色,还是没能控制住,虽然很久没见面了,下次应该注意力道的。

    两指并起来,掏弄出穴儿里的液体,太激动了,最后一次没戴东西,原本想着怀上就生下来,但是看来不行了。

    易南风的唇抿成一条线,仔细的清理掉自己留在简麟儿体内的东西,似是扰上了睡着的人儿的好梦,打算翻身的简麟儿一抬脚,就踢上了易南风的脸。

    瞬间脸黑了大半边,易南风瞪着睡觉都不安分的简麟儿,眼神恍惚了一下,半天了,又柔软了下来。随意的把手中染上的东西擦在腰间的毛巾上,易南风眼眸里有着外人看不懂的温柔之色。

    分卷阅读1

    -   /

    分卷阅读1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