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念念 - 分卷阅读4 一上到底(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4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4

    啥都能打得过别人呢,是因为这小子既毒又阴啊,明明打同样的力道,他就不哭,等着别人狼哭鬼号的时候,他就使劲儿的往人家痛处打。不是他不疼,而是那性子就是比别人毒辣,忍着,往死里忍着,然后让你比我更疼。

    有次打架地的时候,简政看见易南风的这套路子,看了半天说易家这小子是个干大事的人,可惜这人品还真不咋地。

    儿时对某个人的崇拜或者惧怕,自觉不自觉的会刻在骨子里,虽然以后可能没有像小时候这样的情节,但在特殊时候,它总会冒出头。而大院儿里的皮孩子,对易南风的崇拜也好,信服也罢,随着年龄的增长,从来就没有消失过,这是后话。

    这会儿,简谦泽领着简麟儿才刚出门,就迎来了易南风的这么一句,这易南风小小的年纪,看着怎么就痞里痞气的,谁也不能把他小时候这恶劣样子与他长大后的冷静睿智果决的样子联系起来,只有麟儿见识到这人恶劣的一面,说出去别人都不信还。

    “这是我三叔家的妹妹,叫简麟儿,麟儿,叫哥哥。”

    简麟儿目光直直的看着易南风,然后看了眼他身后的一众跟随者,嘴儿咧的大大的“哥哥们好,我叫简麟儿。”

    易南风学着电视上的老大的样子点了点头,然后就招手让大家跟他走,正是暑假的时候,上山下河,天天疯跑。

    回头的时候看见简麟儿也跟在简谦泽后面,白净的脸上开始不耐烦了“老二,你带着你妹妹干嘛?我们去政府那院儿里扫了那帮…”

    “哥哥,我不能和你们玩儿么,你们不带我玩儿的话,麟儿就只好一个人了,都没人和麟儿玩。”

    易南风的话被打断了,麟儿抓着简谦泽的小手不放开,还半藏在她哥的身后,这话说得可怜兮兮的,都能听见哭声儿。易南风说不出话了,总不能赶着一个小女娃娃一个人呆着去吧,他妈妈老跟他说,对女孩子要温柔,不能打骂女孩子。

    易南风是易老的孙子,这易老是民间威望很高的慈善家。可惜他爷爷死的早,倒是他爸爸是个人物,现在是京城军区的一把手,那会儿大家都好把孩子往军队送,这易南风爷爷也不例外。

    易南风他爸易寒山娶了一个留过洋的潮媳妇儿,天天说什么生孩子坏破坏身材,这易寒山又是个宠老婆的主儿,由着自己老婆胡闹,可最后眼看着要绝后了,跟自家老婆说再这样,自己都对不起易家的列祖列宗,好说歹说,才让媳妇儿同意生个孩子。

    将近四十岁才得了个这么个宝贝疙瘩,打小儿就宠的不像样子,可是呢,这眼看着七八岁了还不听话的很,混不吝的,学也不好好上,老师天天见了他妈告状。易寒山想着这易家唯一的独苗儿可不能是个没出息的混玩意儿,就开始着手改造。、

    那军队里呆久了,教育孩子可不就是一贯的简单粗暴的方法么,那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啊。易寒山开始用皮鞭子改造儿子,易南风他妈这回怎么说易寒山都不管事儿了,易寒山铁了心的要把儿子往正道上打过去,不能让这小子再是个只知道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的混玩意儿了,

    于是乎,渐渐的易南风就养成了两面三刀的性格,他爸跟前是一套,他爸不在是一套,这可能对他日后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玩弄别个公司有很大的帮助。

    可是易南风跟他妈是一个阵营的,他妈老帮着他对付他爸,他妈的话得听啊,于是乎,他这会儿就不能赶走麟儿了。

    一一帮子皮孩子里面,跟着一朵小嫩花儿,简麟儿跟在这群人里面笑得心满意足,终于不是自己一个人了。

    渐渐的,易南风后面多了个小尾巴,简麟儿为什么每次出去玩儿的时候是简谦泽牵着,回来的时候是易南风领着呢?

    事情是这样的,大院儿里的孩子,动不动就会出去找人家打架,弹弹珠弹着弹着就打起来,打纸面包最后也会打起来,可是回回都是易南风他们赢。

    等到了那个时候,简麟儿就会乖乖跑过去用嫩嫩的声音说“大哥哥你好厉害啊。”这好话谁不爱听啊,那个时候才十一岁的易南风当然也不禁夸的很,这一来二去的,麟儿就黏上易南风了,乖乖的抓着易南风的手。

    慢慢地,易南风牵着麟儿好像成为习惯了,每回见到麟儿都是自发的牵着,咱家麟儿那时候还小的很,哪有什么那啥啊,只知道让老大牵着真威风,大家都围着自己转,这样真好。

    “麟儿,今天别出去玩儿了啊,爷爷教你下棋啊。”简政一把把孙女抱上膝头,自家乖孙女这几天老往出跑,到了饭点也不回家,让警卫员下去打听了一下,原是孙女儿跟着院子里的小混蛋们一起湿泥细沙的淘泥巴还跟着去打架,这可怎么是好啊。

    “不行爷爷,我还要跟着哥哥们去塘里摸小鱼儿去呢。”麟儿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爷爷的提议。

    简政很受伤,自家孙女儿打一来,天天就跑的没影儿,看起来丧母对孩子的影响不大,可是,那也不能天天混在一群比她大很多而且还很皮的野孩子们一起吧,他可不想把女娃娃养成男娃娃。

    麟儿看爷爷不说话,有些个小怕,生怕自己不听话,爷爷再把她送回去,说到底还是个奶娃娃呢,还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啊。

    “爷爷,今天我不出去玩儿了,你教我下棋吧。”抱着爷爷的脖子,小麟儿奶着声音说。

    于是简政开始摆棋,老人,小女孩儿,象棋,四周静谧,一幅很美的画面。

    “麟儿,走喽,哥哥带你去摸鱼!”易南风跳进了简家大门,还拿着个塑料小网兜。

    简政眼睛一瞪“我家麟儿今天不出去了。”说着就开始赶人,易南风可不敢跟简政大小声,看简政脸色不好,“咻”的一下就跑没影儿了,简政看易家小子不顺眼,估计是起始于易南风这时候老找麟儿外出。

    虽然不能出去玩儿,但是跟爷爷下棋也挺好的,意外的,象棋勾起了小麟儿的兴趣,这也是日后她唯一一个能和易南风得瑟的东西,可是没得瑟多长时间呢,就叫人给压下去了,这也是后话。

    这头儿的易南风还是很高兴的和小伙伴儿一起去玩儿了,不过不自觉的,他老是会喊出一句“麟儿小心,站边上去。”喊完在大家诡异的眼神中才发现简麟儿不在,于是他把这一切归结于习惯。

    十五岁的易南风,皮肤还是很白净,但是脸上多了些英气,身材也抽

    分卷阅读4

    -   /

    分卷阅读4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