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念念 - 分卷阅读5 一上到底(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5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5

    长了,有种青涩的少年美,在上高一。七岁的简麟儿,小短腿,婴儿肥的脸蛋儿,在上小学二年级,两人依旧住在一个大院儿里。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交代清楚易大叔的背景、、、、

    青梅竹马神马的、、、好难写、、、、新坑求鼓励、、、

    家里来客人,帮妈妈在厨房忙活、、更晚了、、大家见谅啊 、、、旧坑已更、、、、

    ☆、第四章

    简麟儿刚放学,蹦蹦哒哒的往家里跑,不是急着干啥,而是这孩子就这性子,你让她好好儿走路,她就不,专门去走小花园儿的水泥边边,还老爱在马路牙子上走。

    这会儿我们麟儿心情很好,因为她刚刚发卷子了,她抄她同桌的,可是她还比她同桌高一分儿。为此,麟儿抖着小腿得得瑟瑟的跟她同桌说这就是差距,没办法,说着还吹了一下卷子。她同桌是个小男生,涨红着脸指着简麟儿说不出话,于是简麟儿同学的心情就更好了。

    远远就看见简谦泽和易南风两个人推着单车正往家里走,于是麟儿来劲了“风哥哥,风哥哥,等等我。”

    易南风回头,就看见夕阳下像个小脱兔的女娃娃眼睛水灿,脸蛋儿泛着健康的红晕,嘴儿咧得大大的朝着自己跑来。

    “麟儿,我才是你哥好不好,为什么你叫这家伙不叫我。”简谦泽吃味了,自家妹妹平时粘着易南风就罢了,可是这个时候两个人在一起,竟然叫人家哥哥不叫他,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嘻嘻,我知道你是我哥,哥哥、哥哥、哥哥,够了吧?”一叠声叫了好几声,这才抚平了简谦泽的火气。

    一把把简麟儿抱起来放到自行车前面的横梁上,那会儿哪儿还有现在的这种自行车啊,都是大大的一个横梁,见得最多的就是上海和飞鸽,笨重的很,可骑着稳当。易南风给麟儿顺了顺毛茸茸的小辫子“我家麟儿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呢?”

    “告诉你们哦,我们今天发算数的卷子了,我比我同桌还高一分儿哦。”得意的仰着小下巴,简麟儿希望人家赶紧夸夸他。

    “你是说你比你们班那个小眼镜儿还高了一分儿?”易南风与简谦泽对看了一眼,都憋着笑。

    “对啊。”简麟儿靠在易南风怀里毫不脸红的承认了还,她可不要说是她抄人家的。

    “我们家麟儿真厉害。”易南风还不知道麟儿,估计这小丫头又使了什么歪歪道。

    “什么叫你们家的麟儿啊,麟儿是我们家的。”边儿上的简谦泽听了好几遍易南风说他家的他家的,顾不上拆穿简麟儿了,这麟儿可是他们家的宝贝。

    易南风不语,低下头逗着麟儿说话去了。简谦泽见半天没人理他,摸着鼻子讪讪的住了嘴。虽说现在都长大了,可是一直叫着易南风哥,自家这老大的心思,他们几个从来没猜到过,不知道这回老扒着麟儿不放的易南风肚子里又藏了什么弯弯绕,没见过他对其他的奶娃娃感兴趣成这。

    “今天去谁家吃饭啊?”

    “唔,爷爷让我回家吃饭,不能老跑去你们家了。”

    “嗯,那也好,你先去吃饭,我让我妈给你留红烧肉,”

    “耶,风哥哥,你最好了。”

    “那你亲风哥哥一下。”

    “吧唧。”脆脆的一声响起来了,简谦泽看着径自说话的一大一小,身上的汗毛突然就立了起来,脑海里模糊闪过一个念头,这念头把他吓了一大跳,连忙摇着头甩掉,忒不可能这。

    “来,麟儿,到三哥这里来,咱回家吃饭。”一闪手,简谦泽抱回了简麟儿,易南风看着简谦泽笑,没说话。

    哈,十五岁的人,有这么城府深么,说的跟易南风是个千年老妖一样,可是,谁知道呢。这易南风自打上了高中后,有时候晚上都不在家,有时候好几天不出现,有时候又天天能见着人,这些易寒山两口子都不知道,只有简谦泽知道,但是他不知道易南风去干什么了。

    问易南风,人家也不说,只让简谦泽别管,简谦泽曾经看见过易南风下课后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可是追过去的时候,只留给他一管车屁股烟。心下极为好奇易南风在干嘛,逼问了好几次,易南风就只是淡淡的笑,神情有些不可捉摸。十五岁的简谦泽看见易南风脸上的表情时,他愣了半天,这不是一个少年脸上该有的表情。

    转眼间到家了,“风哥哥再见。”探头探脑的看了一下四周,发现爷爷不在,用气音发出个“一会儿去你家,别把红烧肉吃光啊。”

    大眼睛滴溜溜转的模样儿可爱的不得了,易南风忍着上前啃一嘴的想法,笑着说了再见,转身朝自己家走去。

    “走了,咱回家吃饭喏。”停好车,简谦泽抱着简麟儿进屋,麟儿小手圈着三哥的脖子,大声喊着“爷爷,我们回来了,要吃饭。”

    简政笑着让小吴开饭,接住了一溜烟跑过来的小丫头。

    “还吃,现在抱着重死了。”简谦泽看见麟儿一下地就跑到爷爷跟前撒娇,压根儿不理他,气闷的哼哼着。

    简麟儿嘻嘻笑,孙子辈儿里只有三哥跟她最亲,她知道三哥这是在吃味。

    “三哥吃饭都不长肉,瘦瘦的,这样你以后怎么抱得起麟儿。”简麟儿这鬼丫头,不说自己长肉,反倒说简谦泽不长肉,嗨,你让个少年怎么长肉哇,正是长个子的时候,长的了肉才奇怪呢。

    简谦泽不说话,低头扒饭,简政大笑,七岁的孙女儿治的这么大的孙子死死的。哎哟,怎么办喏,这鬼灵精可真是能让人疼到心上去。

    吃罢饭,“爷爷,我去三哥哥家让三哥哥叫我算数。”简谦泽不说话,知道麟儿一准儿去易家,只不过爷爷不喜欢老大,所以就老拿自己当幌子,等到哪天爷爷发现,他保准是挨鞭子。

    乖乖背着小书包,牵着简谦泽的手出去了,一出去就左拐,简谦泽气得不行,“不是说让我教你算数么,去哪儿啊?”

    麟儿转过头眨着大眼睛甜笑,挥挥小手跑远了。简谦泽无奈,右拐回家。

    “易妈妈我来了,我的红烧肉。”才一进易家的大门,简麟儿就大喊着,对易家熟悉的就跟自己家一样。

    易妈妈是个美人儿,注重养生,喜欢保养,已经四十多了,看着就像一朵花儿,烧的红烧肉是一绝,肥而不腻,软而不烂,吃过的人都说赞。

    分卷阅读5

    -   /

    分卷阅读5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