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念念 - 分卷阅读10 一上到底(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10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10

    ,你都不想我的哦?”说着还把头在麟儿的胸前蹭了好几下。

    “我当然想你啦。”

    “那就让我多抱会儿!”简谦昕不放麟儿下去。

    “好啦好啦,抱着吧。”无视身后的快要杀人的眼神儿,麟儿继续坐她弟身上。

    简政这时候从楼上下来了,易南风的脸色恢复了,还是淡笑着跟简麟儿她爸继续说话,简政一向不喜欢麟儿老往易家跑,易南风自然清楚这是为什么。

    麟儿她爸看着易南风短短时间内的脸色变了好几遍,暗暗感叹着女儿对这人的影响。

    “麟儿,还不从小昕身上下来。”

    简政一发话,姐弟两乖乖松开,易南风的脸色稍微变得好一点,不过眼神儿还是阴翳一片。

    下午的时间自然是亲子娱乐时间,麟儿她爸也是好久没来了,陪着老爷子说了一会儿话,就跟易南风去易家的击剑场练手去了。

    击剑场内,空旷的场地只有软剑相碰的声音。最后一下,一身银白色击剑服个子稍高的那人一剑指在个子稍矮的人喉咙处,这一局结束。

    间煜一把摘掉头盔,大汗淋漓的坐在软垫上喘气,易南风也摘掉头盔,虽然出汗了,可是不见他喘一下,还是正常的呼吸节奏。

    “又长进了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喘匀气的简煜不得不佩服眼前的年轻人。

    易南风淡笑。

    静默了半晌,“你是认真的?”简煜的口气很严肃。

    皇城的圈子就那么大,简煜和易南风有很多打交道的地方,又因为有了麟儿这层关系,两个人,对彼此都熟知。

    简煜大概知道易南风是什么样的身份,对于易南风看上自家女儿很是不解。在听到圈子里传闻麟儿是易南风女儿的时候,简煜与易南风密谈了将近半个小时,虽然那个时候就知道了易南风的打算,但每见易南风一次,简煜就不确定一次。

    女儿从小就跟自己不亲,自打他二婚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听见麟儿喊过他一声爸,简煜想起来心下就有些悲凉。可是事关麟儿的终身幸福,他这不尽责的父亲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嗯。”知道简煜的意思,易南风淡淡的应了一声。

    击剑馆里复又传来击剑声,叮叮仓仓的。

    “哎呀,小昕起开,我来下,笨死了你。”这边厢简谦昕正与简政下棋,麟儿完全是违反了“观棋不语”的这条话语,简谦昕边下,麟儿边在旁边咋呼。

    简政很高兴,看着孙子孙女联合下都下不过自己,老人家跟个孩子一样很得意。

    简谦昕终于忍耐不住她姐在旁边叽叽喳喳的乱嚷嚷,让位给麟儿,看着麟儿认真下棋的侧脸,简谦昕恍惚了一下。回神的时候就看见麟儿捅了他一下,给他使眼色,姐弟两多次合作,简谦昕怎么会不知道他姐的意思呢。

    忙忙的跑过去给他爷端了一杯茶,简麟儿趁着简政喝茶的空档,偷偷的把红方的马移了一个位置,然后看简政没发现,贼兮兮的小模样儿可爱的不得了。

    刚进门的易南风就看见了姐弟两合作无间的一幕,无形中流露出来的亲密让易南风的拳头攥的紧紧的。

    爷孙两紧张的对峙中,最后在麟儿再次的耍赖后,将了老爷子的军,简政很不高兴孙女赢了自己,麟儿偷笑,跑过去撒了一通娇这才消了简政的气。

    晚上,四周一片静谧,连月亮都沉睡了,简家大院儿里,一道黑影子熟练地翻过简家院墙,以不可意思的速度攀上了二楼最南面的屋子。

    “嗑喳……”轻微的一声响通后,玻璃窗被人缓缓的推开了,来人豹子一样敏捷的钻进屋子,落地无声。

    哈,还说大院儿遭什么,都不可能遭贼,来人如果想要偷东西的话,啥偷不走?

    床上的人儿小嘴微张,还微微的打着小鼾,酣睡正好。

    易南风目光灼灼,盯着气了自己半天的小人儿,心里呕得要死,自己大半夜顶着巡逻的岗哨翻墙进来,这丫头竟然睡得这么好!

    快速的脱衣服,本来想脱光衣服的,想了想又留下最底下的两件,掀开被子钻了进去。麟儿睡得正好,冷不防的被人卷进一个还带着冷气的怀抱里,含含糊糊的嘟囔了一声,又想睡去。

    易南风掐着麟儿腰的大手放松了点儿力道,罢了,等睡醒了再收拾不迟。收了手准备睡过去的时候,就感觉靠在自己怀里的小身体往外挪了一些,简麟儿醒了。

    “出去。”一脚踢开缠着自己双腿的大长腿,简麟儿压低声音吼了一句。

    易南风就连在黑暗中也习惯性的眯起眼睛,那是某些人要遭殃的前兆。一手卷着人重新靠在自己怀里,长腿也重新缠上去,故意把半个身体都压上去,不说话。

    简麟儿叫这人看的心慌,转过头就要挣扎出去。

    “别动!”

    两手抓着捶打自己的小拳头,易南风沉声喝了一句。

    简麟儿不敢动了,硬硬的顶在大腿上的东西散发着绝对的高温,提醒着它的存在。负气的扁了扁嘴,虽说在心里无数次的想过要和这人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是易南风老是端得很稳,就算再激动也不那啥的样子让简麟儿很泄气。

    你丫的说我是你女儿,有谁经常和快要成年的女儿抱在一起睡觉的,有谁能对着女儿经常硬起来,你丫的就是个变态!心里腹诽着,简麟儿的眼睛吊起来瞪着压在上面的男人,这人的味道一如这么多年闻习惯的好闻。

    看压在身下的小丫头瞪着自己,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儿。易南风的嘴角勾了一下,放弃原来的打算,决定现在就要跟麟儿好好算算帐。

    作者有话要说:唔  更得有点晚哈 大家见谅、、、让花花收收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第八章

    易南风看着睡得像小猪一样的小丫头,暗地里叹息,罢了,等到睡醒之后再算账,收紧怀里的小身子,易南风准备闭上眼的时候,怀里的人儿悄悄往外挪的动作让这人的眼睛又睁开了。

    手腕上巧劲儿一使,麟儿的门牙磕在硬邦邦的胸膛上了,简麟儿暗暗呻、吟,终于不能装睡下去了。

    “你怎么来了?”这话听着可真不是欢迎的语气呐,易南风咬牙。麟儿暗地里翻了翻眼睛,这个

    分卷阅读10

    -   /

    分卷阅读10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