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念念 - 分卷阅读112 一上到底 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112

    一上到底(高H) 作者:舍念念

    分卷阅读112

    儿,易南风出了病房。这几天伺候麟儿,易南风都胡子拉碴的,看着憔悴了不少,再这么住下去,自己受罪,麟儿也受罪,医院的空气都不好,要是可能的话,易南风还是想把麟儿接回去。

    公司那头的陆震东邢辉两个,现在对自家老大都无语了,哪时候他们两能说撒手就撒手啊,他们那小大嫂能不能少出点事儿啊?

    细细听着医生的叮嘱,麟儿身体是个大问题,如果一有问题,千万要赶紧往医院送。易南风记下了,赶着中午吃饭的时候收拾东西领着麟儿回了简家。

    一回家,简政见麟儿回来,再一听说麟儿还要常住,等到听到他即将有个小重孙的时候,简政已经喜得不知如何是好了,连声说着好哇好哇,老人家的想法里,孩子越多越好,膝下最好缠满儿孙。

    于是乎,小心翼翼的对待麟儿的人又多了些,易南风想着简政现在在家,自己父母那里也离简家是极近的,把麟儿放这里是最安全的。

    “这几天你瘦了好多。”整个人蜷在易南风怀里,手摸上易南风的脸,简麟儿心疼易南风。这几天在医院,易南风受得罪可是大了去了,这人背上的伤都还没好,这距烧伤最多有个十天,他都得人伺候着,结果自己又整出了这么个事儿。

    易南风很少皱着眉头,最多就是面无表情,可是在医院里,回回医生拿着纸张等着易南风签字的时候,这人的眉头皱的紧紧,反复看完各种接受治疗后的危险,最后再签字,简麟儿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让这么个男人回回因为自己担惊受怕。

    “瘦了么?没有吧,累了吗?”大手上去顺着麟儿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末了攥着小手放在身侧,吻了吻麟儿,易南风对于自己瘦不瘦完全不在意。

    “不累。”下午的时候,简家能来的人都来了,易家能来的也都来了,几十个人聚在一起吃了个饭,感染了简政的喜悦和易妈妈的激动,所有人都很高兴,简麟儿一直陪着大家到最后,这会儿两人终于躺下去了。

    易家易妈妈最是高兴,易南风是易寒山老来得的子,易家一向人口单薄,这一根独苗儿终于要生出枝叶来了,易妈妈怎么可能不激动。看着麟儿想象着十个月以后她就有个孙子或者孙女儿抱在手上了,从头至尾那嘴就没合上。

    “这前三个月胎儿着床不稳定,你的身体一定要自己顾着,一有个动静儿就要跟爷爷说知道么?”

    “嗯。”

    易南风的一只手放在麟儿的小腹上缓缓摩挲着,短暂的放松了自己。眼前的事儿终于解决了些,这风风雨雨的再折腾下去,他迟早会早衰。

    ☆、第七十二章

    胆战心惊的度过前三个月,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说也奇怪,简麟儿是一点孕吐迹象都没有,天天的好吃好喝,除却了刚开始草木皆兵的那几周,剩下的就完全是个米虫的生活了。

    第二个月,易南风陪着她去医院的时候,医生又拿出一张纸叫易南风签字,原是因为子宫位置不对,子宫是半腹腔膜包被的器官,如果位置不对,接下来医生说的一系列专有名词简麟儿全听不懂,只不过看人家专门找了纸张叫易南风签字,看着易南风的表情,简麟儿就难受的不行。

    其实子宫移位,影响还真没有寻常不孕不育的什么输卵管堵塞什么的问题严重,这是院方看这位实在是出点问题他们担不起,早早的写好各种可能性把责任和风险全推开。

    好在顺顺利利的度过了前三个月,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三个月一过,胎儿成功着床与母体建立坚实的联系 ,只要没有太大动作,这情况基本就稳定下来了。

    易妈妈每天都过来简家看着麟儿,深怕自己儿媳妇儿来个孕吐啥的,紧张兮兮的戒备着。、

    “麟儿,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简麟儿正给她爷的虎皮鹦鹉喂食呢,想了半天没发现想吃什么,摇了摇头。

    “没有想吃酸的?”

    “没有。”

    “没有想吃辣的?”

    “也没有。”

    易妈妈暗自着急,那这她得空儿了到底是准备孙子的东西还是准备孙女儿的东西?三个月了,原本清爽的短发渐渐的长长了些,简麟儿准备去剪短点去,可是易南风没让,这男人打定主意要简麟儿彻底不要再去军里,至少不要每天在泥里打滚儿训练啥的,文职什么的他就忍了。

    这三个月,简麟儿的情况不稳定,没人提办酒席的事儿,这几天,眼看着这日程又被提起来了,一切都交给易南风操办,简麟儿是一点心都不用操。问说衣服要哪种样子,简麟儿说随便,以前娇娇的样子现在是一点都没有了,还记得在“赤炼”打滚儿的那两年,简麟儿活得那么糙,怕是这姑娘性子也锻炼的糙了些。问说喜饼啥的选怎样的,婚房选在哪里,都说随便,问的一多,这姑娘干脆就不说话了,易南风看情形,还是自己一手操办了算,简麟儿对于摆不摆酒席实在一点概念也没有。也是哈,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像是一辈子那么长了,就算来这么一出,这日子该怎么过可能还怎么过,还真是没什么变化,只不过这排场是摆给外人看的罢了。那易南风,说办必定要大办,麟儿十八的时候精心准备的订婚宴,没办成,前几个月的酒席,又没摆成,现在可算是能办上了,这男人打了鸡血一样,亲力亲为。

    陪着易妈妈说了会儿话,其实就是易妈妈一直问她想吃什么,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累了吗,正说着呢,爷爷身后跟着一个人。

    简麟儿愣了愣,遂别过头,来人是简麟儿的爸爸,要是今天她爸不出现的话,她绝对记不起这个人,不知道这人今个来这里干嘛。

    自打麟儿来她爷这里,麟儿就很少见她爸,小时候是因为她爸那么快就娶了继母,小孩子的心理很微妙,就只是固执的恨着她爸。后来慢慢长大之后,爷爷那么宠着她,再加上有了易南风之后,她的生活里并不缺爱,就连开家长会的时候也是易南风去,生活里有没有这个叫做父亲的人真的是没有半点不同。慢慢的,她也就不在意有没有父亲,甚至很长时间里,她脑子里完全没有父亲这个概念,就连她爸的长相,她都不怎么想起来了。

    易妈妈看着老爷子和麟儿她爸坐沙发上,多少了解点这对父女的情况,拍拍麟儿的手找了借口就出去了。

    简麟儿正想站起身上楼的时候,简政说话了“麟儿,坐

    分卷阅读112

    -   /

    分卷阅读112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