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小牧童 - 第四章 我是李果,您是哪位? 我家的剑仙大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疾厉的锐物刺痛感,让李果瞬间从梦中惊醒,可他张开眼睛时,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毕生难忘。

    一个少女、一把闪着青光的细剑、一袭半拢轻纱幔裙、一双明眸、一副皓齿、一丝云松螺鬓、一种轻颜薄怒的妩媚,煞是如梦似幻。

    李果看了片刻之后,只觉得心头一颤,嘴里不自觉的吐出四个字。

    “女侠饶命……”

    那个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少女,手指轻勾,那把根本没拿在她手上的细剑却好像遥控小飞机一样,又一次往李果的脖子前进了几厘米,虽然没碰到肉,但是上面那种如同实质的剑气已经戳得李果气都喘不上来。

    “今日,饶你不得。娈童淫贼,其罪当诛。然,莫愁剑下无无名之鬼,报上名来,免了你的身异处。”少女的表情充满了杀气,俨然已经把李果和死人挂了等号。

    李果张大了嘴,现在生在他面前的事太过于自然了,这姑娘到底是从哪个鬼地方钻出来的?而且他脖子上的那把剑是什么个东西?还有,什么什么就娈童了?虽然李果很喜欢小新妹子,可从来就没往变态怪叔叔的方面去想一步。

    在他看来,小新妹子他娘那种**小细腰的女人才能叫女人。

    这个白衣胜雪的小娘皮到底是从哪看出来他李果是个怪叔叔的呢?

    “淫贼,莫愁数到三,若是再不报上名来,莫怪莫愁不给你留全尸了。”小娘皮双手一分,一把剑硬生生的在李果面前影分身了一把,变成了三把剑,而每一把剑对应着李果一个要害。

    李果深呼吸了几口,一动也不敢动,眼睛死死盯着那个神经兮兮的小娘皮:“第一,老子不是淫贼,我是她干爹。第二,你怎么进我房间的?第三,你知道杀人犯法么?”

    “此话当真?”小娘皮听到李果的话之后,将信将疑的看着李果,并重新把手上的剑合并成了一把。

    而恰恰在此时,小萝莉突然翻了个身,搂住了李果的胳膊,吧唧着嘴梦呓起来:“爸爸……”

    “你看……”李果指着小萝莉:“看着没?”

    小娘皮这时候仔仔细细的在小萝莉和李果之间打量了半天,长嗯了一声,左手一指那把长剑:“归鞘!”

    长剑就想是听到了敲饭盆子的狗,刺溜一声插进了少女背后的那个木头盒子里。

    而在接触危机之后的李果这才算真正的看清楚这个一见面就喊打喊杀的小娘皮,而在看清楚之后,他也真正被彻彻底底的震撼了一把。

    这是一种怎么样漂亮啊,李果一时间根本没有办法形容出来,外面的月光通过钢化玻璃窗户打在这个小娘皮的身上,丫就美得跟皇帝脑袋上顶着的那颗夜明珠一样,鼻子眉毛眼睛嘴,每一个地方是不漂亮的。硬是漂亮的让李果形容都形容不出来。

    “此事误会一场,莫愁在此告罪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如有缘再见,算莫愁欠你份人情。”小娘皮用脆脆嫩嫩的嗓子和一脸正气的表情向李果倒了声歉。

    随后,她手指冲窗外一指:“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出鞘!”

    长剑极为听话的悬浮在她的脚下,她轻盈的跳上了长剑,稳稳站定,冲李果一挥手:“莫愁叨扰,多有得罪,后会有期。”

    李果突然从床上站了起来,指着窗户:“没……没……”

    “嘭……”一声闷响,小娘皮的剑出去了,而人留下了。

    那把剑在空中飞了老远,突然现身上站着的人消失了,它又急转而下,顺着出去的那个口子钻了回来,又一次稳稳的停在了已经昏到在地爬不起来的小娘皮身边。

    “这玩意八成防弹,哪个公司做的?”李果穿着睡衣跳下了床,急急忙忙的把那个神经兮兮的小娘皮扔上了床,一边检查着窗户的破损程度。窗户下方有一个长方形的平滑切口,一看就是那把剑干的好事。而被小娘皮撞的地方,却是一点屁事都没有。

    李果把小娘皮扔上床之后,就开始四处检查起房间来,可是他现所有的门窗都是从里面反锁的,这就是柯南来的估计都找不出那唯一的真相。

    小萝莉这时候也悠悠的转醒,看到李果在像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而自己旁边又躺这个白衣女人的时候,她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宝贝,你哭什么?”李果在听到小萝莉哭起来之后,也顾不得检查房间了,直接蹦到她旁边,一屁股坐在那个白衣少女的屁股上:“乖,叔叔已经把坏蛋打死了。”

    “你屁眼人……”小萝莉还是哭闹的不停:“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李果大窘,根本顾不得地上还在嗡嗡作响的长剑,拧着小萝莉的耳朵呵斥道:“这都谁教你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妈妈……”小萝莉的哭闹把李果搅合的心烦意乱,可是偏偏又无计可施。

    偏偏在这个时候,李果屁股底下的少女也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身上被人压着,脑袋还疼的厉害,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于是她趴在床上大声的骂了起来:“好你个淫贼,胆敢给我下毒!”

    李果被这一通闹,脑子里就跟注了半斤老白干似的,恍恍惚惚的压根不知道该给哪边解释……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出鞘!”一声暴喝从李果屁股底下那个小娘皮的嘴里传了出来。

    这下可不得了了,地上的那把长剑随着这声暴喝,顿时光芒万丈,房间里突然刮起了一阵罡风,只要能毁掉的东西,统统成了渣渣。而李果下意识的把小新扑倒在了床上,紧接着他背后就好像是被小刀片一刀一刀的剐着,疼得他连喊都喊不出来。

    “归鞘!”就在李果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和滚滚红尘挥手说告别的时候,那个白衣的小娘皮突然收了神通,并自顾自的说起话来:“不是这个淫贼下毒?是莫愁自行撞上的?这是何等禁制?你也不知?”

    李果趴在床上,只是隐约觉得背后湿漉漉的,疼的都有点麻木了。他想用手去摸后背疼痛的地方,可是手随便一伸就抻得巨疼无比,而且他现在也真真切切的明白自己是碰到了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了,这个时候逞英雄就是那个死路一条,要么冷静要么装死,于是李果果断冷静的装死。

    小萝莉这时从李果的身下,费劲巴拉的爬了出来,看到李果的衣服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她顿时就决堤了,嚎啕大哭起来,小手还一直在李果身上推搡着:“爸爸……你不要死啊……”

    “你是个坏蛋!”小萝莉哭了一会,眉头一皱眼神一冷,把枕头底下的小手枪掏了出来,熟练的套开保险二话不说就朝那个白衣小娘皮“嘭嘭嘭”连开三枪。

    不过这次可能是白衣小娘皮有防备,见到小萝莉冲她开枪,她只是指间一滑,长剑化作一片残影挡在了她面前,防身手枪只是在剑身上撞出了三声清脆的叮当声,甚至连一道白印子都没能留下。

    “好暗器!”小娘皮把三颗黄橙橙的弹头从剑身上轻抚而下,由衷的感叹了一声。

    李果虽然身上很疼,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还是无缘无故的噗嗤一笑,而小萝莉则在听到李果的笑声之后,抽泣着用手拍着他的脑袋:“臭坏蛋……你又吓唬新新。”

    “这……这倒不是淫……少侠唬你,剑气入体,着实是不能动弹。”白衣小娘皮的咬着嘴唇,像是下了什么莫大的决心:“莫愁误伤于你,我一人担下便是!”

    说着小娘皮跪坐在李果身旁,化指为剑把李果背后的衣服全部划开。他的背上被剑气划出来的细小伤口,正滋滋的往外冒血,而那个白衣小娘皮,一撩头,嘴就吸上了李果的伤口。

    不要以为这种吸吮有多香艳,事实上,李果当时就差点疼得快昏死了过去,可是偏偏又好像什么东西卡在嗓子眼里,喊也喊不出,连口水都吞不下去。

    他背上最少有二十多道细长的伤口,而小娘皮每次去吸吮伤口的时候,都会用舌头把伤口给强行撑开。这种疼痛就是想想都浑身起汗毛,更不用说李果现在正在亲身经历了。

    “亲娘哎……妈呀……”李果的呼救声都带上了哭腔了,什么狗屁的刮骨疗伤,在李果看来那就是纯粹的扯淡。他现在是想死死不掉,想活活不痛快,俨然陷入了一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无敌境界。

    在李果哀号的同时,小新妹子撑着一双水润润的大眼睛,盯着白衣小娘皮的一举一动,生怕她再干出点什么让李果受伤的事情。

    好嘛,总是看到电影电视剧里那些吸毒疗伤,李果都情不自禁的会往歪处遐想,每每碰到那一句“我帮你吸出来”李果的嘴角也都会挂上一丝猥琐的微笑,并恶意的想象着那些被女主角吸吮着的男主角该有多么的爽。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嘲笑和意淫了无数次,这次总算轮到李果感同身受了。可这感觉,就和那白衣小娘皮的相貌一样,根本就形容不出来。李果硬是疼得想打滚都动不了身子,眼泪在眶子里直打转转。

    不过他还是强撑起一口气,冲着小新妹子低声喊着:“别看……乖……乖睡……哎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果也变得好像连生三胞胎一样虚弱的时候,小娘皮才用胜雪的白衣抹了一下嘴巴,停止了惨无人道的吸吮。

    “金毒入体,四肢百骸之筋脉皆有所损伤。莫愁说到做到,你一日不好,莫愁便在你身旁伺候一日。”小娘皮嘴上全是李果的血,脸色绯红,眼神里充满了愧疚:“待你伤好之时,方是莫愁远去长安之日。”

    虽然疼是疼,但是李果在被小娘皮一通猛吸之后,身上那种麻痹感倒是好了不少。可体力差不多耗了个干净。

    房间里乱七八糟的,穿着睡衣的小萝莉和白袍身负剑腰间别着一把长箫的小娘皮坐在像死人般趴在床上的李果两侧,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

    原本还有些杀猪式嚎叫的房间,在没了嚎叫声之后,就只剩下了唯一还是完整的空调在呼呼吹着。

    李果在体力恢复了一点之后,伸手拧了一把小新妹子的脸蛋:“乖,我没事了,小孩子别那么晚睡。”

    声音有气无力,小萝莉眼泪哗啦就流了下来,看莫愁女侠的眼神显然过了一个四五岁小孩应该有的眼神。

    “我又有三个问题,你必须得回答。”李果死费劲的腾出一只手朝小娘皮比划出三根手指头:“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什么玩意?你怎么来我房间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