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太子 - 第九章 红俏鸾台卧鸳鸯(二) 无相法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眉清如柳,温婉似水

    庭院中荒草蔓延,蛛丝罗网,此地正是石削为他们找的空落院子,做为暂时的栖身之所,院子不大,整理一下住人倒也无碍,里面陈设也都齐全,只是少了几分人情味罢了

    凌月中的七毒散极难祛尽,秦炎只得长住好为她祛毒,因石头村常年遭山匪抢劫,全村人只得紧巴巴凑日子,根本没有多余食物分于他们,石削能拿出来的,也仅够一顿晚饭而已

    “石兄,不知这村庄附近可有集市,我这儿有些碎银,可否劳烦石兄为我等添置一些衣物用品”,秦炎自衣袖中掏出几块碎银,递了过去

    石削面露为难之色,顿了顿道:“前方四十里地有一城镇,名为三石镇,哪儿倒是可以购置物品,不过这一来一回也得两天,路途还有流寇强盗,恐怕难以”

    “石兄,可以让小青儿前去购置,只需一个领路人即可”,秦炎笑着说道

    “好吧,我这就去安排”,自石削离开,小青不满地撇着白眼,她心中明白,此行她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只是碍于面子,她总想找一点借口来挤兑秦炎

    小青走罢,秦炎自衣袖中取出银针,为凌月安针定穴,将毒素稍稍清理,道几句寒暄之语,便顾自回屋修炼起第二劫内功心法

    “千冥幽灵,神魄霧陰,会阴栩阳,三顶聚花”

    “此法真真是霸气非常,仅是小成,竟能衍生出如此强横内力,不知那北冥神功又较如何”,秦炎心头不禁多了几分期许,如此,杀父之仇也能尽早得报

    傍晚时分,秦炎推门而出,忽然一阵浓烟迎面扑来,呛得人睁不开眼睛,看到厨房那边不停地涌出浓烟,急忙前去查看,凌月却从房门中慌乱跑出,不料却与前来观看的秦炎撞个满怀,下脚未稳,两人便双双倒地,唇玉相吻,几经缠绵,双眸相视的瞬间,这一切,仿佛早已是命中注定

    “公公子”,凌月娇喘,秦炎的一双大手将自己紧紧搂住,面鼻哓拂,脸颊清红

    “凌月姑娘,对不起,在下并非有意冒犯”,秦炎赶忙松手,显得手足无措,尴尬不已

    凌月爬起来,满脸红晕,鼻间,眉心间那一抹焦黑,盈然可爱,秦炎伸手为她擦了擦,“扑哧”笑出声来,这一擦,倒弄得她满脸都是炭黑,像极了一只小花猫

    “公子,你还取笑于我,饭怎么这么难做”,凌月不满地骄哼,她自幼娇生惯养长大,那会懂得寻常妇女所做之事,今日这般举动,实属无奈

    秦炎爽朗笑道:“若是人人都似姑娘这般做饭,厨房岂不是都被烧成焦木了”

    “灶火哪有那么容易生着,不然你去试试嘛”,凌月有些生气,从小到大,还没有任何一件事能难住她,谁曾想,这小小的灶头竟然如此难办,任她怎么弄,总是打不着火

    秦炎看着她黑一道白一道的小脸,撅着小嘴生气的模样,忍俊不禁,终究是没忍住,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

    他爽朗的笑声中带有几分快意潇洒,好似阳光千丈万里无云,那俊眉秀目一时英气逼人,凌月看着他生气地哚哚脚

    走进厨房中,只见灶间被弄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秦炎看着凌月,眼中带着三分笑意,三分戏谑,三分无奈,凌月不服气地站着,打心底里,她可不认为秦炎会生火做饭,毕竟这些事她一个女孩家都不会

    秦炎将厨具稍稍整理一番,拿过一些细软的草垫于木柴下,用石火将软草打着,一会儿,木柴燃烧发出噼里啪啦地响声,这就成了凌月有些傻眼了

    “你先出去洗把脸,一会吃饭”,秦炎说了一声,便去切菜,不再理会凌月,她自觉帮不上忙,也不再纠缠,径直出门去了

    一盘醋酸萝卜丝,一碟细长土豆丝,简简单单地饭食,此刻在凌月的眼里,却是胜过人世间的任何美味佳肴,一时间,娴淑良德统统被抛之脑后,晚食过后,二人并未有多少的言语,秦炎收拾了碗筷,找了一清净之地,开始修炼起来

    “噗”,真气反噬,秦炎口吐鲜血,修炼千冥劫时需凝神静气,容不得丝毫分神,修炼至紧要关头,忽听石头村传来孩童的啼哭声,大人的喊叫声,一不留神,便被真气反噬

    “不知死活,那我便送你们上西天”,秦炎心头震怒,抡起一把石子便要朝各个土匪的面门招呼

    “混帐,你们这群败类,今日我便要替石头村的村民讨回一个公道”,一道娇喝声响起,凌月怒气冲冲,对着前方的土匪怒骂道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处寻,前方的土匪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一张张大嘴哈喇子直流,实在是太美了,稍时,一单眼的男子向前走了一步,道:“姑娘实在是凌若天仙,不如随我一同上山,享尽荣华可好”,独眼男子满脸淫笑

    “找死”,怒喝一声,凌月拔剑冲上前,秦炎站于不远处,微微摇头,手中劲力运转,随即数颗石子破风而去,呼声萧萧,前方的数十名强盗,刀未拿起便闷哼一声,栽倒在地,没了生机

    “这怎么可能,你明明有中毒的迹象,兄弟们,她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抓活的”,独眼男子大喊一声,剩余的十几人纷涌上前

    砰砰砰砰,情景重现,转眼间二十几人,瞬间只剩下独眼男子一人,“砰”,独眼男子猛地跪下,不断磕起头来

    “什么事这么吵啊”,秦炎走进人群中,慵懒地说道,看到地上躺着的人群,大吃一惊:“娘子,你的伤还没好,何必为了这几个杂碎动武呢”,石削等人闻言,纷纷下跪,感念起凌月的恩德来

    秦炎嘴角浅笑,三根银针飞出,径直打入独眼男子的哑穴,乾膝穴,人中穴,让他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娘子,他已没有害人的能力了,要不你就大发慈悲放了他吧”,秦炎嘴角露出奸铰的神色来,这样一来,所有的人都会认为凌月才是主心骨,而他也可以将自己抽的一干二净

    凌月幽怨地看了一眼秦炎,烦烦道:“放了他吧”,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秦炎不肯以真实身份示之,反而是一再拿她做为挡箭牌

    折腾了半晚上,秦炎以瞌睡为由,带着凌月离开了,石村的众人,却是通宵达旦,欢乐畅饮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