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泽梦舟.QD - 第一百章 行刑 异世界的侧写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地牢内,微弱的烛光倒映在瓷碗的水面上,摇曳不定,而此刻牢中的宋幽,在看到宋义所送来的那一碗‘十息水’后,似有些愣然。

    所谓的十息水,是一种表面看着与水无异,但却能够让饮下之人,在十息之内,以一种如同入睡的方式,不带痛苦死去的水。

    而宋幽显然没有想到,宋义竟会给他送来这种东西...

    这就是...宋义所选择的行刑方式吗?

    “你是...什么意思?”宋幽看着那碗放在自己眼前的十息水,他此刻并没有直接端起喝下,而是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牢门外的宋义,他知道自己对宋义做过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换做其他人显然是不会轻易释然的,但是此刻宋义却没有因为之前的刺杀,而在他临死前做报复和折磨,相反,宋义所送来的十息水,这显然是要让他,安然离去。

    这就是宋幽感到不解的地方,难道宋义就如此轻易的,对之前那次刺杀释怀了吗?

    “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原谅你之前所做的事情,只是因为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在根源上都是为了宋天袁,所以我才决定,让你在死的时候,少一些痛苦,这也算是我唯一能对你的尊重了。”宋义看着牢中的宋幽,说道。

    听得了宋义这般所说,牢中的宋幽,再度愣然,片刻后他低下了头,发出有些自嘲的笑声:“呵呵...最后的尊重吗?”

    在宋幽自嘲时,牢门外的宋义,只是沉默着,他对宋幽送来的这碗十息水,正如他所说,是出于对宋幽最后的尊重,而这也是他所能找到的,最接近于安乐死的行刑之法了。

    一个时辰前,在议事堂内,宋苍将宋幽的处置权,交给了宋义时,宋义所提出的,是要在地牢内亲自处置宋幽,而对于这个要求,宋苍等人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因此宋义此刻,才能够在这里,对宋幽进行这样的处置。

    对宋义来说,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杀人,虽然他以前也杀过人,但在这个世界,宋幽无疑是第一个。

    “小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这个问题,其实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宋幽在自嘲之际,忽的抬起了头,他看着牢门外的宋义,问道。

    “什么?”宋义回道。

    “怎么说呢,我对自己的记忆还是很清晰的,而我明明记得,我之前再杀你的时候,是确定了你断气,而且也确定了你的脉搏停止,但你最后却没死,所以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宋幽看着宋义,目光中有着疑惑,他确实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宋义是如何在那第二天早上时,重新活过来的。

    然而宋幽的这个问题,却是让得宋义在心中苦笑了一下,宋义很想直接告诉宋幽,他所要杀的那个原来的明号堂少爷,其实已经被他杀死了,但是对于这种事情,宋义显然是不会说出口的,于是他只能搪塞式的回道:“或许...是我的命好?”

    宋义的这个回答,让得宋幽在微愣后,忍不住笑了:“命好?哈哈...好一个命好啊。”

    此刻宋义也是跟着宋幽,嘴角处掀起一道笑弧,他知道宋幽不傻,至少,宋幽肯定是不会相信他所说的这种搪塞理由的,只不过在这种问题上,宋义的回应已经表明,他是不会告诉宋幽真相的,对此,宋幽自然也是不会继续追究了。

    牢房内,宋幽的发笑很快也是结束,之后他陷入沉默,看着放在身前,那一碗十息水,宋幽在看到碗口处的水面上,那自己面庞的倒影时,他突然回想起了诸多曾经的往事。

    五年前,他是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的,虽然在这宋氏家族中,那种日子很是普通,但这个家庭,对宋幽来说,至少是完整和安逸的。

    然而在李湘玉将宋天袁送往了边域战场,而她自己也在藏书阁的一场大火中死去后,宋幽唯一在意的这个完整家庭,已是破碎。

    之后更是有着宋天袁被王氏家族羁押的消息传来,让得宋幽迫不得已,为王氏家族卖命,而之后的四年,对宋幽来说,便是一场长期的煎熬了,若不是有着宋天袁还活着这唯一的希望,他或许早就倒下了。

    不过如今,一切事情都已经结束,宋天袁已经救了回来,而宋幽终于也是觉得,自己该好好休息了。

    将有些枯黄的手伸出,宋幽端起了宋义送来的那一碗十息水,他在准备喝下之前,看着宋义,说道:“虽然你给了我一个并不痛苦的死法,但我也并不后悔自己所做过的事情,哪怕是要杀你这件事情;

    不过,在死之前,我却想要感谢你,我知道如果不是你的计策,天袁是不可能救回来的,所以一码事归一码事,我欠你两条命,一条我马上就会还你,而天袁的那条,我打算用其他的东西,来补偿你。”

    “补偿我?”宋义看着宋幽,眉头微皱。

    “你有去过那已经被烧成了废墟的老藏书阁吗?”宋幽问道。

    “不久前刚好去过。”宋义回道。

    “那你应该知道,在那座被荒弃的老藏书阁门外,有一块被取下的匾牌。”宋幽说道。

    宋义点了点头,他确实记得,老藏书阁的门外,有一块被烧焦了一半,并取了下来的匾牌,只是宋义很不解,宋幽这个时候提这个做什么?

    “我给你的补偿,就在那块匾牌下,你往下挖开一尺,就能找到了,那本来是我打算在暴露之后,带着离开宋氏家族的东西,不过如今显然是用不到了,所以就都给你了。”宋幽对着宋义说道。

    “里面是什么东西?”宋义疑惑地问道。

    “放心吧,那些东西,都是我正当获得的,只不过我这些年来,都在累积,不想让人知道而已。”宋幽对着宋义说道。

    宋义听得宋幽所说,他在略做疑惑后,只能是选择了相信宋幽所说,他点了点头:“我会去看看的。”

    “那么...两条命我都还给你了,所以我也该走了。”宋幽说着,他直接就在宋义的目视下,端着手中的瓷碗,就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般,他将瓷碗中的十息水,一饮而尽。

    将十息水喝下,宋幽轻轻的将瓷碗放回了原地,之后双目缓缓合拢,等待着死亡。

    一种困意开始笼罩了全身,让得宋幽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一息...两息...三息,在第三息时,宋幽听到了牢门外,宋义的一声叹然,在第四息时,他察觉到了宋义起身,之后第五息,第六息时间过去,宋幽已经开始丧失了意识,而就在那意识即将完全失去时,他突然的听到了,宋义所说的一句话:

    “宋天袁让我告诉你,他说...他其实并不怪你所做的一切...”

    宋义的这句话,回荡在宋幽的耳际,同时也成为了他最后所听到的声音,之后的第八息,他意识已是全无,在第九息时,宋幽身上的一切脉搏也是停止。

    最后...他迎来了死亡。

    .......

    半分钟后,在地牢的门前,宋义的身影出现,他缓缓的走出,眼中带有一些复杂,不过这种复杂很快便是被宋义消除和压下,他抬起了头,看向了地牢外面,一道站在那里等候的身影。

    正是宋天袁。

    “我爹他...走了么?”宋天袁看着从地牢中走出的宋义,他那眼中,此刻也是有着复杂与伤痛,而宋义听得他所问,只是上前几步,拍了拍其肩膀,之后什么也没说,就向着远处离去。

    地牢门前,此刻只剩下了宋天袁一人,而他在注视了那地牢之门一阵后,也是转身离去。

    ......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