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口肉 - 分卷阅读2 jie夫(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陆泽松了松领带,又略微烦躁地解了几颗扣子,看着沙发上已经醉迷糊的初婉,并没有预备要照顾她的打算,毕竟他陆泽还从来没伺候过谁,即便这个人是他的未婚妻。

    身后跟进来的柳明华看了眼相隔有些远的俩人,张了张嘴,最后也没敢说些什么,只叫了服务生送杯蜂蜜水过来。

    余光瞥见陆泽突然起身,柳明华下意识地看了过去,也顺带让出了站在初婉面前的位置,以为他是想关心下初婉,但却不是,他甚至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就离开了,仿佛沙发上躺着的那个人和他毫无关系。

    差不多酒席上的宾客走了一半,初念才见陆泽进来,身上带着些还未来得及散去的烟味,初念下意识地皱了皱鼻子,嘴里的苦涩感越发浓重了,如果不是不合时宜,她怕是会忍不住问她这位姐夫讨根烟抽抽。

    视线瞥见他领口上沾着的口红印子,眼中闪过玩味的神色,抬眼见陆泽也正在看着她,初念微扯嘴角,是一个礼貌却又疏远的笑,然后递过一旁空位上的西装:“姐夫,谢谢你的衣服。”

    “姐夫”这个词让陆泽眼皮一跳,总感觉她的这个称呼里有着揶揄的味道。

    华灯初上,一场“宾主尽欢”的订婚宴也终于落了帷幕。

    陆泽乘车离开的时候,显然也忘了休息室里他的那位未婚妻,副驾上坐着的助理方宇看了眼自家老板,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提醒下他初婉小姐还在酒店呢,但视线触及到陆泽的脸色过后,又识趣地闭了闭嘴,毕竟这次的订婚,也不是先生的意愿。

    后座闭目休息的陆泽,在片刻过后才慢慢睁开了眼睛,凌乱的发型,高深莫测的脸色,还有那一身放荡不羁的气息,铺面而来。舌尖抵了抵上颚,今天的烟瘾真是大到令他都觉得莫名。

    拽过一旁的西装外套,手摸索着里面的烟盒,却意外碰触到了一个陌生的金属物体。摊开掌心,是一支黑色管体的口红,然后还有一张金底黑字的vip房卡,不用多想,他都知道这些东西的主人是谁,毕竟今天只有一个人碰过他的衣服。

    好笑地扯了扯嘴角,看来,那是一个“不安分”的小姑娘

    桌底下的暗潮汹涌

    初念醒来的时候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多,明明之前困的要死,但向来精准的生物钟还是让她在这个时候就醒了。

    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儿楞,习惯性地摸了下枕畔,那里空无一物。有些懊恼地掀开被子下了床,最后总算在行李箱中的夹层里找到了自己的存货。

    顺势坐在了行李箱旁,抽烟,点火,最后是吞云吐雾,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很是潇洒。

    朦胧的月色透过纱幔照在了初念身上,是未着一缕的身体,白皙柔嫩的肌肤,精巧绝美的五官,还有一双无处安放的纤纤玉腿,在这样的夜晚,无端多了些情色的味道。

    纤细雪白的指尖掐着烟,点点星火在昏暗的屋子里半明半昧,烟雾缭绕之中,她的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是不是想事情有些出神,抽完最后一根烟的时候,“老烟枪”竟然还呛了下。

    轻咳了几声掐了烟,掀开被子上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的“恶作剧”,抿嘴笑了笑,也不知道那人会不会过去,要是没去的话,那——真是浪费了她的一番心意。

    初念这次回来刚好连着暑假的假期,自然,也没有了以往的那些借口可以早点离开。每天的生活跟个咸鱼没什么两样,不是陪她妈逛街买衣服就是陪她妈会友喝下午茶,当然,时不时还要充当下初婉的背景板,听她在各种场合下花式炫耀着自己的那位未婚夫。

    她每次提及那个人的时候,初念心中都觉得好笑,自从订婚宴那天后,自己就再没见到过陆泽,所以她还真不知道初婉话里那个时常到家里来拜访的那位,到底是她的哪个“未婚夫”。

    初婉的感情生活如何初念懒得去关心,她们俩的关系还没好到去交流这种私密的话题,外人雾里看花,时常说她们姐妹情深,嗬,不过是塑料花姐妹情。

    六月份的天气时常说变就变,昨天还艳阳高照,今天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了起来。碰上这种天气,初念只想待在家里看看剧、睡睡觉,不过她那位姐姐显然不想她这么安逸。

    饭点的时候初婉突然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中午一起吃个饭,语气生硬俨然像是命令一般。初念挑眉地看着说完就挂断了的电话,不明白她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从何而来。

    继续窝在被子里不打算起床,自然对初婉的“命令”也是充耳不闻,结果不到半刻钟,她妈“蹬蹬蹬”地跑上楼,让她赶紧换了衣服出去,毕竟她姐姐可是个大忙人,不要迟到了耽误了初婉的时间。

    初念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冷冷地笑着,这么多年的老把戏还没玩够,一有什么就找父母出面来压她。

    不急不躁地赶到了初婉说的地方,走近待看清那一桌人的时候,初念脚下步伐一顿,挑了挑眉,原来他也在。

    外人面前的初婉,向来是一副“好姐姐”的模样,见初念来了少不了几句场面上的寒暄,问完她想问的,这才递过菜单给初念点餐。

    初念看菜单的时候,对面一直惜字如金的那位这时却突然开了尊口:“初婉,这支口红是你的 吗?”

    初婉因为陆泽的问话停下了手上的就餐动作,对面那人又继续补充了句:“落我车上的。”

    初婉微有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陆泽,不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她鲜少有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更别说和他同乘一辆车了。即便是今天的这餐饭,也不过是他每周一次的“例行公事”罢了,就算是这样的“公事”,他好像也不想和自己“二人世界”,偏偏要扯出什么两个人吃饭太冷清的借口,非让她叫上初念。

    紧了紧手里的餐具,初婉最后温柔一笑,声音中也有了些许撒娇的味道:“原来是落在你车上了,害我找了好久。”

    从他手里接过那支口红,初婉虽然面上带着笑,但紧咬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