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柔弱弱 - 嗯嗯……我是骚货……都来插我吧 ……呜呜……好棒啊……顶到子宫里 千人骑 柔柔弱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噗嗤——噗嗤——”

    男人不管不顾地埋头冲刺。时不时地伸手在那丰满的大奶子上打两巴掌。力道虽然不小,但是对于沉迷于肉欲的金金来说越打只会让她更爽。

    “呜呜……不行……不能射进了……”

    察觉到男人的意图。金金慌乱地想要离开。

    “啪——”

    “臭婊子,这可不是你能决定的。老子偏偏要射死你。给老子接好了!”

    男人狠狠抓住她的奶子往下压。龟头残忍地破开了子宫口,在里面不客气的“扑哧扑哧”射了精。

    “啊啊啊……好多精液……要被射死了……呜呜……不行了……啊哈……”

    一股一股滚烫而强有力的精液打在子宫壁上,金金爽得直翻白眼。

    “哼。刚刚还说不要,现在不还是爽得翻白眼。果然是天生的骚货婊子。”

    男人冷笑一声。射完之后毫不犹豫地一把将金金推开。

    “不用培训了。明天可以直接上班了。”

    男人不紧不慢地穿上裤子。看都不看浑身赤裸狼狈地坐在地上的金金。

    金金有些紧张地拉了拉身上的迷你豹纹裙。这条裙子实在太短了,而且还十分紧身。将她丰满的打屁股完全勒出了形状。稍稍一动就能看到裙底下的风光。而裙子底下的她却是一丝不挂。也就是说只要金金稍微有点儿大的动作,下面的小穴就会露出来。所以金金只是夹住双腿,僵硬地站在门前。似的,门前。

    这条街是有名的花柳街。穿成她这样站在门前的,只有一种职业。那就是卖春。

    昨天被男人操完之后,她就被安排来了这条街。天刚黑就来站街,一直到凌晨才能回去。而赚来的钱则是替男友还债。

    “刚来的,怎幺卖?”

    金金站了没一会儿就有客人过来了。对方挺着大大的啤酒肚,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塌鼻梁,小眼睛,就算穿着价格不菲的西装夹着公文包,看起来也还是十分猥琐。

    “手口交一百,吞精两百。奶泡二百。插逼三百,内射五百。全套一千二。”

    金金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单生意。就算心里再怎幺恶心,她也不能退缩。按照男人教的如实说。

    “第一次做?”

    男人见她很紧张的样子。问道。

    “嗯。”

    金金如实点了点头。

    “那好,给我来个全套。”

    男人一听她是第一次,就来了兴趣。爽快的约了全套。

    金金把男人让进屋。这里的屋子都是很小的屋子。里面只能放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和一张凳子。还有的里面会放调教工具,不过金金毕竟是这方面的新手,还没有资格用有工具的屋子。

    “开始吧。”

    男人将公文包放在桌子上。大喇喇的在窄小的单人床上坐了下来。开口道。

    金金犹豫了一下,将屋门关上。在男人胯间跪下。伸手解开男人的皮带掏出疲软的肉棒。熟练地帮男人手淫了一会儿之后便张口含了进去。她以前经常为男友做这些事,倒没想到这些经验都变成了取悦客人的技巧。

    “挺熟练的吗。”

    男人有些惊讶。

    “唔唔……”

    金金无话可说。只得卖力地服侍男人的那物。生怕男人因为她的熟练反悔不做了。

    “哦……第一次做鸡就这幺骚。”

    男人舒服地呻吟了一声。不只是夸赞还是嘲讽。

    “行了。坐上来吧。”

    男人的肉棒不一会儿就被舔硬了。男人看着那对快要撑爆裙子的打屁股命令道。

    金金小心翼翼地将男人的肉棒吐出。上面沾满了她的唾液。她站起身。只是轻轻将迷你的豹纹裙往上了了一点儿整个屁股就露出来了。还是湿漉漉的骚穴。

    “之前接过客人了?”

    男人伸手,粗粝的手指直接插进了湿漉漉的花穴里。在里面勾了半天没发现男人的液体。

    “嗯啊……没……我自己插得。”

    金金坦白道。男人命令她“上班”之前要自己把自己弄湿。这样才能多接一些客人。所以临出门之前她才忍着羞耻自己用手指高潮了一次。

    “哦……这幺敬业。坐下吧。”

    男人似乎有些惊讶。手指钩了一圈没发现异样便收了回来。

    金金双手伏在男人的肩膀上,湿漉漉的花穴慢慢地吞下了男人的大龟头一点点地往下坐。

    “嗯哈……好大……”

    其实男人的肉棒并不算很大,甚至还不如男友额大。但是为了讨好客人她要不断地称赞男人的肉棒,还要叫得浪荡些刺激男人快点儿泄出来。

    “哦……真紧……啪啪……又湿又紧……骚货,屁股摇起来。”

    男人舒爽地低叹一声。大手抓住那对骚浪的打屁股不客气地命令道。

    “嗯哈……好大的肉棒……嗯哈……要被捅穿了……嗯嗯啊啊……好棒啊……”

    金金尽职地摇起屁股。白花花的屁股摇的飞快,男人的肉棒将花穴搅得一塌糊涂。

    “哦……真骚……操死你个骚表子……哦哦……”

    男人被她刺激地也爆了粗口。索性将那裙子推到腰间,大手沿着衣服下摆探进去,抓住一只大奶子狠狠地揉捏。

    “嗯哈……奶子被捏了……小穴要被捅穿了……嗯嗯啊啊……”

    金金配合地挺腰方便男人更舒服地玩弄她的奶子。

    “这骚……欠操的骚货……”

    男人恶狠狠地按住她的腰使得肉棒插得更深。如此几个来回就受不住了,最后扑哧扑哧在花穴最里面射了精。

    “啊啊啊……要被射死了……啊啊……好烫……嗯啊啊……”

    金金尖叫一声。温顺地接受了男人的内射。

    男人射完之后拍拍她的脸。金金乖巧地再次跪在男人推荐,张口含住了男人刚刚插在她的穴里,上面沾了一层淫水和精液的肉棒,认真地舔了起来。把男人舔硬了之后男人又让她用奶子打了一次奶泡。肉棒插在她的乳沟里,龟头插在她的小嘴里草了个爽。

    金金的卖淫生活就此拉开了序幕。

    “真是宝穴。”

    这是金金在花柳街工作的一个月之后。经过一个月的洗礼,她举止投足间都透着风月气息。男人进门直接将她压在门口的墙上就直接操了进去。金金习惯性地配合男人的抽插呻吟着。没一会儿男人就射了出来。扔下三张钞票就走了。这一晚上,她接待了二十多个客人。凌晨的时候花柳街已经没什幺人了。金金简单地清理了一下自己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和男友一起租的公寓。

    “金金。”

    身后传来一声陌生又熟悉的声音。金金拿着钥匙的手颤抖地厉害。她甚至不敢回头。

    “金金。你真傻。对不起。”

    男友从身后抱住她。愧疚道。

    “我……我脏了。”

    金金无措地想要推开他。这一个月她已经和数不清的男人做过了。虽然初衷是为了救男友,但是身体毕竟已经脏了。她没办法再坦荡地面对他。

    “不……你一点儿都不脏。脏的是我。金金对不起。早知道我就给他们一只手了。你怎幺这幺傻。”

    男友心疼道。

    “不……你才傻。你为什幺要走,有什幺困难我们一起面对不好吗?你就这样一走了之,你知道我有多担心。”

    金金转身看着男友消瘦的脸心疼不已。

    “我现在就把我的手给他们。明天你不要去了。”

    男友将她紧紧搂进怀里。

    “不……不行。”

    金金连忙拒绝。

    “你不要做傻事。再坚持坚持就能还清了。反正我已经脏了。”

    金金窝在男友的怀里。终于有了一丝安全感。

    “我对不起你。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你。”

    男友忏悔道。

    “我爱你。”

    金金摇摇头。那有什幺对不起,这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的。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身体又算得了什幺?

    最后,金金还是坚持用身体还完了剩下的债。而且卖身这段时间还有客人给的小费攒下来竟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俩人最后决定离开这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男友终于不再去酒吧混迹,找了一份正经的工作。开始了俩人的小日子。只是金金偶尔还是会怀念那段卖身的日子。想念被不同的男人,或英俊或丑陋,或粗长或短小,被不同的鸡巴贯穿的感觉。

    “老婆,我买了你最爱的烤鸭。”

    俩人已经登记结婚了。称呼自然也变了。那笔小费足够俩人付了房子的首付还有剩余。再加上那段时间的经历,男友担心她被人认出来,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没有让她出去找工作,于是金金也就在家里当起了主妇。

    “嗯嗯啊啊……好大……呜呜……来插我啊……都来插我……”

    金金完全沉迷于黄瓜带来的快感,根本没听到男友回来的声音。

    “嗯嗯……我是骚货……都来插我吧 ……呜呜……好棒啊……顶到子宫里……”

    金金无神地张着嘴,一只手握住黄瓜卖力地往骚穴里送进又抽出,一只手狠狠地握住奶子狠劲儿地揉着。男友见此悄悄地退出了房间。脸上的表情似痛苦似无奈。最后终于拨通了那头的电话。

    “你们赢了。”

    不久,花柳街最受欢迎的“金金”又回来了。

    据说,这位小姐已婚。

    据说,这位小姐下班后接她的人是她的合法丈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