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宅男 - 第五章 情窦丛生 山村桃运强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海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然后便是蒙头大睡,饭也不吃,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父母知道他的心情,也没打扰他。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恢复平静了,他清楚地认识到,他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大波。“辍学”两字华丽丽的套在林海涛身上,果真是大胸之罩。

    既然学上不成了,该干嘛还得干嘛。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艰苦中最是锻炼人。其实,如果可以,林海涛也不愿意懂得那么多,洗衣做饭,缝补衣服等等林海涛都会,好像除了生孩子以外,女人能做的,林海涛也能做,并且都做过,做的还不见得会差。

    早晨,林海涛总是在母亲的敲门声中起床,尽管不愿意,也是无言以对。因为母亲一般都是比其他人提前一个小时起床,挑水,打扫卫生,然后才叫林海涛起床。

    起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洗漱吃饭,而是背起竹筐,上山割猪草。南方的天一直比较有湿意,一年中总有那么二百多天阴雨绵绵。特别是早上,不只是弄的人一手好湿,直接是全身好湿。湿的衣服都可以拧出水来。

    割好一匡猪草,一般就十来点了,这时候才吃早饭,早饭一般就是玉米面蒸的干饭,那时候吃的够够的,偶尔里面加上几粒大米饭,便是改善生活了。一碗酸菜,蘸着盐水,辣椒面,虽说艰苦,每一顿也都得吃上几大海碗。用母亲的话来说,就是“穷吃,越穷越能吃。”

    饭罢,林海涛开始了一天主要的工作,放牛。

    那时候家里家家有牛,那是农民的命根子,耕地耙田全靠他。

    林海涛赶着牛,从半山腰往河边走去,七月的太阳开始火辣辣的耍着,一地的水珠子在无奈中化作雾气慢慢消失。

    老黄牛走得很慢,两片如山脊般的屁股,上下起伏,仿佛也在诉说着他的艰辛。一根刚从粪水里抽出来的尾巴,在不停的跟苍蝇较劲。

    其实放牛很热闹的,男孩子很多,女孩子也不少,因为偏僻落后,再加上封建思想,男孩子都很少读书,女孩子自然更不可能上学了。那时候虽然已经开展计划生育政策,但是因为同上面一样的原因,加上是民族地区,姑娘们结婚都比较早,政府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十七八岁就成家了。放牛的姑娘,从十一二岁到十四五岁不等,放完牛就结婚。

    林海涛喜欢小女孩,这与他从小就看家里面那一堆武侠小说有关,让他过早的对异性产生了浓浓的好奇。

    一条河把坪寨村分成了两半,村庄如一条纽带缠在河两岸的半山腰。河边,是一块块梯田,绿油油的水稻春波荡漾。

    林海涛踏着浅水顺河而下,清澈见底的河水凉凉的。

    放牛的人陆陆续续加入队伍,大多数都是女孩子。

    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点也不假。林海涛抬眼看去,尽是唇红齿白,白皙的脸蛋居然没有在艰苦的生活中留下一点瑕疵。简朴的衣着,灿烂的笑容,尽显自然的美丽。

    “小七,看什么呢想姐姐了”一个比林海涛高出半个头的女孩笑着说道。林海涛抬眼一看,就是害自己没读成书的付里的小美人之一,比林海涛大两岁,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瀑布般的黑发飘逸着青春的美丽。

    “姐姐,我看你呢,看得都流口水了。”林海涛一本正经的说道,看着对方笑靥如花,前几天的不快一扫而空,毕竟,辍学已经成了事实,再恨也没有用,再说,他也知道,再怪不得付小美。

    “小屁孩你知道什么啊”付小美呵呵笑道,然后贴住林海涛的耳朵轻声说,“你那个小东西还没发肓成熟呢,就敢想姐姐了。”

    林海涛感到耳朵一阵痒丝的,身体有一点点异样的感觉,好想抱住什么东西,他刚刚把手张开,付小美似乎早有感觉,轻轻一闪,就飞了出去,让他只抱着空气。

    “小涛,你没读成书的事,哪天我再告诉你。”付小美接着说。

    “你不是闪着腰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林海涛见她如此行动轻盈,不解地问。

    付小美眨眨眼睛,娇嗔道“人家不过是轻轻闪了一眼,哪知道让你重重的闪了读不成书”

    她忽然闭了嘴,大队人马已经围上来了。

    就这样,一群人嘻嘻哈哈中把牛赶到了荒山上,然后一起坐在河边的水草上玩耍。

    林海涛躺在水草上,翻开小说“江湖三女侠”,开始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话着林海涛一直有一个梦,想象有一天自己发现一个山洞,在里面找到一本武功秘籍,或者是遇到一个世外高人,学会了牛笔的功夫,从此仗剑行侠,逍遥天涯。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林海涛毛都没遇到一根,这个跟小说上描述的世外桃源般的坪寨村,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穷山村而已。

    “想什么呢,小林哥”一个如百灵鸟般的声音将林海涛拉回现实。林海涛抬眼一看,是李敏,村里公认的美人胚子,比林海涛小一岁。

    “我在想小敏呢”林海涛悠悠的说道。

    李敏的脸一下子红扑扑的,如两汪月潭的眼睛水灵灵的,红润的嘴唇轻轻抿着,说实话,林海涛最愿意看的就是这个时候的李敏,犹如雨后娇羞盛开的桃花,纯洁,鲜艳。

    “你想小敏什么啊”大概娇羞是女人的一种天赋,是最原始的,经过自然选择后活到如今的一种能力。这种对异性的吸引力,对人类的延续具有巨大的实际作用。

    “我想小敏亲我一口”林海涛莫名其妙的就脱口而出,幸好声音不大,只是李敏听见了。

    “刷”一层桃红从李敏的脸上迅速蔓延到耳根,脖子,林海涛能看见的地方,一片飘红,红的很绚丽,很。

    李敏转身撒腿就跑,别跑还边说,“小林哥,你要死了”

    林海涛委屈的看着别人投来的诧异的目光,“看什么看,我啥也没干啊。”

    付小美笑嘻嘻的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蹲在林海涛身边小声说道,“小弟弟,那你想干什么啊”

    林海涛觉得好像是两座山峰突然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圆圆的,是如此的饱满,如此的有动感,如此近的被挡住视线,林海涛一点也不觉得压抑,反而有些冲动,手掌有一种痒痒的感觉,恨不得抓住使劲揉捏一番。

    “才这么大,就这样坏,小屁孩”付小美发现林海涛盯着自己胸部看,也是一愣。不过在她眼里,林海涛只能是被的对象。所以付小美还故意的把胸部挺了挺,衣服有一种不堪重负的感觉。

    “姐姐,不小了呢”林海涛莫名其妙的回答,眼睛还是没有移开。

    “什么不小了,你才”付小美还没说完,才发现林海涛说的不小是指哪里。这文化人也是这样啊,这是付小美此时的想法。林海涛快读完了小学,在这些女孩子的眼里也算是文化人了。虽然比林海涛大两岁,可毕竟也是小姑娘,付小美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又不甘心反被自己一直当作小屁孩的林海涛。

    “好看吧”付小美豁出去要把面子找回来,说道。

    “挺好看的。”林海涛嘿嘿笑道,如此近距离的看着村里的美女,别人知道了得羡慕死了。

    “姐姐,我摸摸是什么感觉”林海涛盯着付小美的眼睛,说道。

    付小美看着林海涛淫笑的脸蛋,有些退缩了,她感觉自己有些呛不了。不过就这样被了,付小美觉得怪丢人的。

    “好啊”付小美还有意的再把胸部挺了挺,鄙视的看着林海涛。

    林海涛也只是说着玩玩,这还真赌上了。

    一双小手突然巍巍的扶上了两座山峰,付小美呆呆的看着这双臭手在自己的胸部上还揉了揉,忘记了躲闪。

    虽然隔着衣服,林海涛已经觉得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坚挺,有弹性,那时候农村没有罩罩,所以林海涛还能感觉到山峰顶上两颗不同的小樱桃。

    等付小美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海涛已经享受了好大一会,仿佛已经沉醉在其中了。

    一阵酥麻的感觉让付小美没回过神来,虽然是大姑娘了,对男女之事已经明白,但是还从来没有被别人这样摸过呢。她本来想踹林海涛几脚,可是全身软绵绵的,居然提不出一点力气。只能狠狠的瞪着林海涛,也不敢声张,别人知道了就更不好意思了。因为付小美是背对着其他人,说话也小声,所以其他人也没觉得异样。

    “啪”付小美只能使劲拍掉林海涛双手,脸上尽是红晕,不过林海涛发现这红色跟李敏的红色不太一样呢。

    平时大家在一起也会说说荤段子,相互开开玩笑,也是很正常的,毕竟都是爱玩的年龄,乡村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于是都是见怪不怪的了。不过像今天玩到这一步的,付小美还是第一次,其实林海涛也是第一次。

    林海涛还沉浸在当时的感觉中,正在为自己的勇猛沾沾自喜呢。那时候也是鬼使神差的摸上去了,林海涛不禁嘿嘿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付小美郁闷的瞪着林海涛,这一次是真的亏大了。

    “呵呵,姐姐,我不是有意的,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就摸上了。”林海涛赶紧陪不是。

    “叭。”付小美突然一巴掌扇了出去,打在林海涛脸上,但扇得并不重,她嘻嘻一笑,“你还说,人小鬼大,以后姐姐要是嫁不出去了你负责”

    “姐姐,我养你呗,只要你别嫌我小就行”

    “你小吗我怎么不觉得呢。”付小美嘻嘻的看着林海涛裤裆,以一个胜利的姿态走开了。

    “不小吗”林海涛悠悠的自言自语道,摸摸脸,不痛,但热热的,心里也是滚烫滚烫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