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宅男 - 第六章 躲猫猫 山村桃运强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吃过晚饭,已经是晚上八点过钟。

    月亮从坪寨村背后的山尖害羞的探出头来,林海涛感觉怎么好似李敏水汪汪的大眼睛呢。父亲又在院子里的老榕树下拉着二胡,本来声音不大的二胡在这样的夜晚显得特别响亮。父亲拉了几十年的二胡,有一些只有调调没有歌词的曲子,据说是一辈辈传下来的。

    从二胡的声音中,林海涛仿佛听见了父亲在倾诉自己的故事,仿佛在回忆那些属于他的年轻岁月。有些苍凉,有些伤感。林海涛感觉好像爷爷、爷爷的爷爷,也曾经如父亲现在一样,在这个位置,在拉着同一首曲子。可惜林海涛不会,不知以后,还会有谁在父亲的这个位置把相同的曲子继续拉下去呢林海涛有些感伤的想道。

    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林海涛家旁边的山泉井周围上下飞舞,偶尔也会有一些飞到到院子里来,如鬼火发出阴冷的光芒。

    母亲打上一盆热水坐在屋檐下泡脚,缓解一天的疲惫,一边微笑着听父亲拉曲子,没有言语,两老一直这样默契的生活了几十年。

    几颗星星稀稀拉拉的镶嵌在碧蓝的天幕上,朦胧的月光给坪寨村穿上一件洁白的婚纱。

    林海涛切断乱七八糟的思绪,不去想了,准备开始自己的夜生活。

    林海涛拿上手电筒,手电筒是老式的那种用一次性电池的,放两节电池,手动调焦。然后跟父母打过招呼,就悠哉悠哉的朝着村庄上唯一一个广场上走去。

    这样的夜晚真是耍的绝佳时候,再贫苦的生活,人们也总能从苦中寻找到自己的快乐方式。那时候没有电,入夜,年轻的小伙子们就拿着手电筒,聚集到广场上玩。或者是蹲在哪家闺女闺房的窗户下,赴那魂牵梦绕的约会。

    林海涛到得广场之时,已有不少人。说是广场,也不过是方圆十几丈的一个地方,用石灰加石沙铺成的地面。据说这里是公社时候村里分粮食的地方,是反地主反小资的战场,这里发生了很多故事,见证了一个伟大革命的诞生与变革。

    年纪大点的搬个凳子围在一起摆龙门阵,而二十来岁的,则是不会和林海涛这样的小屁孩玩的,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把哪家的闺女拐出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苞米地,小树林,该干嘛干嘛去。

    像跟林海涛年纪差不多大的,不是嘻嘻哈哈的追逐玩,就是玩那个在现在变了味的游戏,“躲猫猫。”

    今晚,加上林海涛一共五个人又玩起了这个游戏。其中两个男生,三个女生。其中一个女孩叫做杨艳,比林海涛年长一岁,是村里出了名的小美人,长的犹如画报上的美女,这是林海涛能想出的形容词。

    规矩很简单,一群人一起剪子石头布,赢的先躲起来,输的继续来,直至最后只剩下一个。最后一个等其他几个人躲好后再去找,全部找出来为止。

    林海涛是第四个赢的,而输的就是叫做杨艳的女孩。林海涛慢慢悠悠的朝一间屋子的后面走去,一点也不担心杨艳看见了。

    屋子后面是一堆小麦秸秆,林海涛钻进了草堆,喊了一声“躲好了。”然后杨艳才开始去将躲起来的人一个个找出来。

    一会儿,林海涛听见了脚步声,看来这小妮子果真是瞅着自己朝这个方向来的。然后一个嫩嫩的声音传来“林海涛,出来,我找到你了,你就在草堆里面。”是杨艳的声音。

    林海涛正打算出去,可是杨艳那娇媚的面容突然不由自主的浮现在眼前,经过白天意外摸了付小美的哪里以后,林海涛发现自己深深的爱上了这种感觉,一发不可收拾。

    林海涛没作声,接着,一双手摸摸索索着伸了进来,就快触摸到林海涛脸上。林海涛突然抓住这双手,一拉,一个软软的身体一下子扑倒在林海涛身上,“啊”一声惊恐的声音叫了出来。

    林海涛紧紧的抱着,右手顺势从衣服底下伸进去。穿过外衣,穿过一件,然后是滑溜溜的肌肤,然后是一团差不多握不过来的柔柔软软的东西,林海涛直接找不到语言来形容了。抓在手里的那种热乎,膨胀、富有弹性的感觉,深入灵魂。

    林海涛本能的揉了揉那小指头大小的尖端,林海涛发现身上的人儿居然一下子停止了挣扎,呼吸有些急促,热热的气体吹得林海涛脖子痒痒的。一番把玩以后,杨艳才回过神来,使劲挣脱了林海涛的魔掌,气喘吁吁的,语不成调,“你你,”然后就跑了。

    林海涛把右手放在鼻子边使劲闻了闻,犹自一股股淡淡的香味残留在手上,手上好像抹上了油似的,滑滑的。

    见没有人去找,其他人也相继出来了。这时候,林海涛才看见杨艳脸上朵朵桃红,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林海涛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去,接下来,怎么说杨艳都不愿意再玩了。不是接下来,好像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玩过,林海涛要是知道就因为自己的这个行为让别人童年的梦不完整了,会作何感想呢。

    晚上,林海涛躺在床上,格外的兴奋。果然是手有余香,林海涛晚上洗脚都是用的左手,舍不得用右手。轻轻的闻着,想起白天、晚上的事,林海涛发觉自己真有些、有些猥琐呢。

    不过如此的黑夜,如此枯燥单调的生活,不做这些又能干什么呢其实林海涛知道自己晚上的行为已经不是第一个了,前面有很多的前辈。男男女女们谁不喜欢这种的感觉,都正是春情萌动的时候。

    墨水瓶做成的煤油灯可怜的发出昏黄的光,在无边的黑夜里劈出半米光明。不断的有飞蛾为了这样一点光明前仆后继的葬身火海,让人费解。林海涛难以想象他们会对这火光如此钟情,千百年来也不见改变,还没有绝种,当真是一大奇迹。

    林海涛觉得这样的生活安静得可怕,难道真要在这种平淡中过完自己的一生林海涛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别无选择,突然间林海涛想起一首歌,记得那么几半句歌词,“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自己是多希望也有一双慧眼啊,不至于在黑暗里徘徊。

    林海涛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晚上做了一个好梦。谁说春梦了无痕,都骗人的,早上,林海涛恨恨的骂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