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宅男 - 第三章 奇怪怪的房东 山村桃运强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林海涛报完名走下楼来,只见父亲正和杨洪、赵小勇还有刘静他们在说话,原来他们几个昨天就来租房了的,今天早早便报了名。他们问起林海涛的报名情况,林海涛说顺利完成,并没把和李成龙的冲突说出来。

    人多了,一个给林家父带了一点东西,便很轻松去找房了。林海涛了解到,赵小勇和他哥赵大勇,住在乡正斧侧边一家商店的楼上,月租20元,杨洪住在校附近的徐老头家,月租10元,刘静住在稍远些,在校对面一个寨她姨妈家,自然就不要钱了。

    之前,林源泉便从这几个孩口中了解到校周边租房信息,红旗小所在的崖下寨,愿意租房的人家,几乎都租了出去。

    赵小勇因为他哥已经读初了,从哥哥的嘴里了解很多,对这一带比较熟悉,他告诉林家父,其实崖下寨有一家比较适合住的,就是房东有些怪。

    “怎么个怪法”林海涛问。

    赵小勇故意卖关“到了就知道了。”

    “只要肯租房给我们,价格适合,怪也没事,反正你读你的书,他过他的日。”林源泉不以为然。

    在赵小勇的指引下,不到十分钟,他们就走到寨中间,在一栋瓦房面前停了下来,

    房很大,正房连着偏房,总共是五间,都是木板房,看得出很宽大,只是静悄悄,大小门紧闭,似乎没人在家。

    “我们在门口坐一下吧,报完名,春婶大概也要回来了。”门口随意摆放着几根小木凳,赵小勇似乎和房东是熟悉的,他很随意地招呼着其他人。

    “春婶”林海涛用目光询问道。

    赵小勇点点头,正要说话,蓦然惊喜喊道“春婶,你回来啦”

    几个人顺着他的声音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老,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但头发上还别着簪,甚至还插着一朵野花,衣服虽然很普通,却收拾干干净净,拄着拐杖,走一步摇,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个老奶奶而已。

    但林海涛很快就发现并想到了奇怪的地方,其他人也很快发现了,老奶奶穿着一又小鞋,小鞋没什么奇怪,奇怪的肯定是脚了。小到什么程呢,就是林海涛在古书上看到寸金莲,没想到古书上的东西,居然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

    还有就是老奶奶应该是七八十岁了吧,怎么还叫春婶呢

    正在他们狐疑的时候,春婶微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老人家的牙齿居然也完好无损,春婶慈祥地说“小勇,你来看奶奶了,这些是你带来的吗”

    赵小勇说是,又给林海涛他们作了介绍,并说明想租房的事情。

    春婶听了,没表示什么,先径直挪了张凳坐了下来,睁着老花眼睛打量着林家父,然后才徐徐开口道“我一个孤老婆,这房空空荡荡的,你们要来住,我很欢迎,房租也不要。只是,我怕吓着你们”

    “莫非这屋闹”林海涛嘀咕一声,本来想说闹鬼的,猛然觉得不好,便硬生刹住那个鬼字,但意思已经表露无遗。

    “闹鬼啊,那倒不是。”没想到春婶听力很好,居然听到了,她很宽容地说,“只不过我老婆会梦游,哎,我也不知道我究竟还要寻找什么”

    梦游

    几个人相视一眼,这么大年纪了,还梦游,万一出事了怎么办这是林源泉先想到的,他把林海涛拉到一边,低声问儿道“老,你怕不怕”

    林海涛摇摇头,轻声回父亲道“爹,没事,不就是个梦游吗一个老奶奶嘛,有什么好怕的。”

    “不是啊。”林源泉说出自己的担忧,他担忧的是,这老奶奶已经风烛残年,而且是个孤寡老,万一某天梦游出事,死了,那么他林海涛住在这里,该什么办

    “我也很可怜她,想你住在这里能够帮助她,也是积阴功,只是我们家条件你晓得的,她老人家真有个长两短,我们就没办法了啊。”林源泉最后说。

    “爹”林海涛拉住父亲的手,恳求道,“我看这老人家也孤独,我能够住在这里,平时陪她说说话,解解闷,也很好啊。至于你担心的那个事情嘛,我看看身体很好,不会出事,再说,你不是教我们要做好事吗,万一应该没有万一,老人家长命岁。”

    见儿如此善良,林源泉很欣慰,同意让儿住在春婶家。

    春婶见林海涛愿意住,也很高兴,当即打开正房其中一间房,他们一进屋,眼睛就瞪大了,这是书房啊,要说林源泉买的书也不少了,可是和春婶比起来,自然是小巫见大巫了。

    六尺长,尺高的书架,摆满了厚厚的书,更为奇怪的是,都是线装书,书虽然多,却摆放得很整齐,打扫得干干净净,一丝灰尘也没有。

    没想到这个老奶奶竟然有这么多藏书,林海涛诧异不已,但同时又是一阵狂喜,以后可有得书看了。

    书架对侧有一个小木床,被褥什么都有的,一样的干干净净,看得出春婶虽然年老,却很讲究。

    “什么都现成的,你就住这里吧。”春婶慈祥地说,旋即问道“小伙,你叫什么名字啊”

    “奶奶,我叫林海涛。”林海涛恭敬地回答道。

    春婶点点头“林海听涛,很好,很好”

    哟,这老人家果然知识渊博,在乡村僻野,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特别是出自一个老之口,林海涛对春婶顿时肃然起敬,同时也很奇怪。

    “不过我不是问你,是问他,你只是个小孩。”春婶望向林源泉,重复道“小伙,你呢”

    哈,没想到春婶似乎还很幽默,林海涛在心里哑然失笑,侧脸看父亲。

    林源泉也很恭敬地回答了。

    “你是林秉德的儿吧”春婶听后突然问道。

    “你认识我爹”这回林源泉也吃惊了,怎么从来没有听父亲说过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